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等你到牢里的时候,也一定要记得,你是被自己一手培养的人送进来的。”严承池黑眸微闪,波澜不兴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像是给严盛最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严默在的时候,他比不过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严默死了,他却培养了严默的儿子,最后还被严承池送进了监狱……

    他不管做了多少事情,都赢不了自己的弟弟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严盛伸手就掀翻了眼前的桌子,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,双眼猩红的朝着严承池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输的,我就算是死,也要拉着你垫背!”严盛从口袋里,摸出一把枪,对着严承池的胸口,就扣下了扳机!

    “严承池,小心!”尚凌司第一个反应过来,朝着严承池扑过去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响起的,是一道闷响。

    严承池被尚凌司扑倒在了地上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尚凌司脸色惨白,嘴角却勾起一抹妖冶的邪笑,薄唇微启,“不用太感激我,要是我没死,记得我救过你一命,心服口服的让茉茉叫我干爹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话到一半,就伸手按住了胸口,缓缓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直挺挺的躺在严承池的身上……

    严盛没有想到,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,还想要再动手的时候,易海音已经上前踢掉了他手里的枪,将人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保镖,一瞬间涌上来,将严盛三两下就捆成了一个粽子!

    严盛的人见严盛被抓住了,一个个都只能站着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我不会输,你们总要有人给我垫背!”严盛看着倒在地上的严承池和尚凌司,笑得张狂疯癫。

    他就算是死了,其他人都别想笑着活下去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唔!”易海音嫌他吵,让一个保镖脱了袜子,就塞进了严盛的嘴里。

    见局势被控制住,他才提步朝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走过去,抬脚就踢了踢上面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演够了没有?没死就起来,我准备报警,你们这样,被人看见,会当作搞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刚才还紧闭的双眼,嚯的睁开。

    一听见易海音的话,像是触电一样,瞬间从严承池的身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拼命的伸手拍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我性取向正常的很,就算抢不到夏长悦,也不至于被打击到弯了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尚凌司像是被踩到了痛脚,拼命的跟严承池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刚才要死不活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易海音是故意刺激他,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喂,我刚才可是真的奋不顾身好不好?穿防弹衣被打一枪也是很痛的!”尚凌司委屈了,这些人都是什么人,太没有同情心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不要当英雄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看着好好站起来的尚凌司,目光落到同样什么事都没有的严承池,脸上的得意,一瞬间凝、固、了!

    这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-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六更,妖妖不舒服,欠大家两章~另外,正文这几天就会大结局,手里有月票的小伙伴,给这本书投一个吧,么么哒!(o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