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老头子的管家,现在在哪里?”他目光直直的看向严承池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严盛笃定了,他们三个人亲自过来,肯定就是为了接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先他们一步找到管家,等人真的落到了他们手里,他一个人想到从他们三个人的手里将管家抢到手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只能剑走偏锋。

    “你们定的规矩,所有的问题,都只能回答,不能回避。”严盛见严承池迟迟不开口,只是冷冷的盯着,沉不住气的开口。

    担心严承池会不肯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,以为个个都跟你似的,做人没有一点底线吗?说你是坏人,都觉得你侮辱了坏人。”尚凌司斜靠在椅背上,端起手边咖啡,轻啜了一口,才抬手腕表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,人应该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尚凌司的话落,严承池放在桌面上的手机,突然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微微一闪,挑眉看向严盛,伸手就接起了电话,开了扩音。

    “池少,人我已经接到了,安全的带回了杨家。”林律师的声音,清晰的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扫了一眼震惊到瞪大了眼睛的严盛,缓缓的启唇,“听清楚了吗?你要找的人,现在在杨家。”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费尽心思在这里周旋,居然只是落入了一个圈套。

    严承池故意将他引到这里来,只是调虎离山之计!

    人已经安全的接到了杨家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就像是一个闷雷,瞬间炸响在严盛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让他半响都回不过神……

    “严盛,你以为只有你聪明,能将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?从你不择手段对身边的亲人下手的时候,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!”

    尚凌司从手里将录音器拿了出来,按下了暂停键,重新回放了刚才严盛自己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最后,在严盛惊恐的目光中,重新将录音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,忘了告诉你,茉茉是我干女儿,我这个向来有仇必报,你就等着将牢底坐穿吧!”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戏看完了,我先走了,回去陪我干女儿,她肯定肚子饿了,我要带她去买蛋糕。”尚凌司率先从椅子上站起身,伸手优雅的扣上西装的扣子。

    说出口的话,简直就像是一个超级奶爸。

    尚先生,你还记得你当初说自己是一个坏人咩?

    易海音也慢条斯理起身,俊逸的身影,尊贵无双,扫向严盛惨白的脸,就像在看着蝼蚁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“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桌子前,只剩下严盛和严承池两个人。

    严盛看着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严承池,等着他开口讥讽,可是等了半天,都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严承池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就朝着跑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?你别忘记了,这四年,一手栽培你的人是我!就算你赢了我,你也是我培养出来的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完美的脸庞上,掠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转过身,看向严盛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