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刚要动怒,想到尚凌司可能是在故意激怒他,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让自己的助手继续发牌。

    第二局,赢的人是易海音。

    易海音捏着手上的牌,英俊的脸庞上,神色清冷,目光淡漠的从严盛扫过,严盛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。

    他以为易海音会向他求证当初颜灵差点被绑架,是不是他派人做的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天,易海音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严盛下意识的问出声,“你的问题是什么?”

    易海音瞥了他一眼,将手中的牌丢下,冷冷的启唇,“我不习惯跟畜生说话,所以,没有什么要问的。”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严盛的脸上,就像是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有什么话,比易海音这句话更加的嘲讽?

    易海音平时看着冷情又沉默,没想到一开口,竟然会这么犀利!

    尚凌司跟易海音都赢了一把,坐在这里的人,只剩下严盛跟严承池,都没有赢过一把。

    第三局,就像是一场王者间的对决,严盛不自觉的捏紧了手里的牌,老眸微微一眯,想着不管怎么样,都一定要赢一场。

    看见手里的牌,眼神顿时一亮!

    连老天都在帮他,严承池注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输定了!”严盛将手里的牌翻开,三个,绝对的好牌了。

    看严承池的牌面,只有三四五,小到不能再小的牌了。

    严盛的嘴角,刚勾起得意的笑容,“你们今天来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谁告诉你我输了?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往身后一靠,挑眉瞥了严盛一眼。

    随手一翻,就将手里的牌打开。

    一二三四五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手里的牌,是同花顺!

    严盛一下就愣住了,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这一幕,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半响,都只是铁青着脸,憋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同花顺赢三个,不好意思,你输了。”严承池看着错愕的严盛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输了,他居然输了。

    三局,他一连输了三局,还是他自己的助手发的牌!

    同花顺这样的概率,都让严承池给拿到了……

    严盛不甘心的咬牙,扭头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助手一眼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是什么时候对我爸起了杀心,他临死前,知道你的真面目吗?”严承池声音低沉,每一个字,都像是一种来自地狱的审判。

    鞭笞着严盛的心脏,让他心口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可规则放在那里,当初是他自己答应要赌的,现在反悔,他什么都问不到,只能陪着严承池他们在这里干耗着,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你要怪,就怪死老头,同样是儿子,可他的眼里只有严默,我为了严氏集团做牛做马,他却想要背着我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那个为了一个女人私奔,弃严家不管不顾的人,他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严盛蓦地大笑了一声,像是癫狂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等严默死了,严家的一切老头子除了给我,他还能留给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