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董事长,那财产转移的事情……”律师站在严盛的身旁,有些意外的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我怀疑他们要去接的人,是老头子身边的管家,要是让他们将人找到,我就彻底完了!”

    严盛面色变得很狰狞,像是有什么重大的把柄捏在管家的手里,整个人都变得充满戾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了,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财产。

    当年老头子死后,他第一个想要除掉的人,就是他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知道的东西太多,留着迟早会坏他的事情,可是没有想到的是,他当时忙着要对老头子下手,将他身边的亲信都遣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想要找管家的时候,才发现人居然无声无息的人间蒸发了!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着,没准是管家贪生怕死,见老头子死了,捞不到好处,就躲起来安度余生。

    又或者,是他运气不好,出了什么意外,死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也没有想到,当年他们都以为已经死了的林华还活着,不止活着,手上还握着老头子留下来的遗嘱。

    现在严承池他们大张旗鼓的去接人,严盛根本不用想,脑子里,第一个闪过的,就是当年跟林华一样,突然就消失不见的严家大管家!

    “不能让严承池他们找到人,一定不能,不管用什么办法,都一定要将管家给我杀了!杀了!”严盛歇斯底里的咆哮。

    眼里流露出来的,是比当时发现林华没有死,还要惊慌的表情。

    越过律师,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刚刚查到,严承池他们的车子,就停在郊外,可是很奇怪,车队一停下,就不走了,像是在等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助手一边飞快的踩着油门,一边回禀。

    “他们一定是在等接头的人,快,给我开快一点,一定要赶在他们找到人之前,给我拦下来。”严盛眼神充满了阴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双手紧紧的握成拳,恨不得一秒就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唰”车子在郊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盛推开车门,打量起周围,很快就想起来,这是他们当初找到林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连面前的咖啡厅,也是上次那一家。

    只见小小的咖啡厅前,放着一张桌子,三个出类拔萃的男人,正在玩炸地主。

    “王炸,这一把,我赢了。”严承池瞥见严盛的身影,将手上的牌,缓缓的放了下来,挑眉朝着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钱记得打我卡上。”严承池的眼睛看着严盛,薄唇微启,出口的话,却是在跟尚凌司和易海音说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几百万,还能欠你不成,再来一局!”尚凌司邪气的桃花眼一眯,伸手就准备抓牌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耳朵微微一动,扭头朝着严盛看过去。

    嘴角邪佞的一勾,语气戏谑,“哟,什么风把我们的严董事长吹来了?有没有兴趣来一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子瞳一紧,看着居然在打牌的几个男人,身体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有一种,自己被人耍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三个人同时出现在这里,绝对不是真的来打牌的,反正他已经到了,不妨就陪着他们玩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