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想要问,可是他还不能流利的说话,也不愿意跟她说话,她只能等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主动的抓住了她的手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的心脏莫名的就揪紧了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,他们重逢以来,他第一次主动接近她吧?

    杨木雅吞了吞口水,等着他开口说话,可是等了半天,夏华都没有要开口说什么的意思,只是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事,我要走了。”杨木雅等的不耐烦了,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夏华的眸光微微一闪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想要她走,直接放手就好了,抓着她不放,又赶她走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逗她玩吗?

    杨木雅脸色冷了下来,刚要动怒,就听见夏华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他说完,抬头看向杨木雅,目光平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心口一震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对视,她顿时就明白了夏华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赶她走,而是让她推着他出去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情,平时都是护士在做,杨木雅知道他不喜欢她靠近,所以尽可能的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夏华却自己开口,让她推着他出去晒太阳。

    他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夏华自己的心里,也十分矛盾。

    有不甘,有怨恨,可看着她明明憋着一股气,却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,让他恍惚间,突然有了一丝的希冀。

    想要亲口问问她,当年做那样的决定时,有没有想过他……

    可话到了嘴边,他才发现,他像个懦夫一样,根本没有勇气问出口。

    怕得到的,是她更无情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多说一个字要死,非要我猜。”杨木雅抱怨了一句,却还是扶着他,坐上了轮椅,推着他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院子里,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冬季的暖阳,晒在人的身上,很舒服,透着一丝慵懒。

    杨木雅将他推到银杏树下,自己也坐到了摇椅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只是面对面,安静的坐着,一句交流都没有,周围却莫名的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易少和尚先生来了!”管家蓦地走到杨木雅身边回禀。

    杨家大铁门拉开。

    两排整齐的车队,一字排开,停在杨家祖宅的大门外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车门打开,易海音率先从车子里走下来,却很快绕到另一边的副驾驶座,将怀孕的颜灵从车子里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典型的妻奴,却让人更被他身上的温柔气质和宠溺的眼神吸引。

    尚凌司比易海音慢一步,气势却嚣张很多。

    一身的红色西装,将他邪气的五官,勾勒的越发妖魅。

    他戴着墨镜,系着红色领带,单手插着兜,慢条斯理的从车子里迈出来,帅气的弹了弹额头,才伸手摘下墨镜,扔进了车里,提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杨家祖宅里,早一步收到消息的严承池,也已经带着夏长悦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方的人马,一瞬间就汇聚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既然严盛喜欢玩手段,那我们就给他机会,我们三个人亲自去接人,我倒要看看,这一次,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