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不说话会死吗?

    刚能说话,就开始牛了是不是?

    一张嘴就是挤兑她!

    杨木雅被他这么一刺激,脸上的潮红反而退了下来,双手麻利的脱了他的衣服,拧了热毛巾就开始给他擦身体。

    夏华就坐着不动,深邃的目光,一直看着杨木雅的脸庞。

    二十四年了,她的外貌好像跟当年没有什么区别,岁月格外的偏爱她,只是在她的身上沉淀出了一抹优雅从容。

    杨木雅是个很细心的人,并没有因为跟夏华的斗嘴,就随便应付的给他擦擦。

    经常躺着和坐着的人,如果身上脏了会很难受,所以她擦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可她毕竟跟夏华分开了二十多年,这么亲密的事情做起来,总忍不住紧张害羞,尤其是要给他脱裤子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好几次差点摸错地方,尴尬的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最后对上夏华戏谑的黑眸,忍不住将毛巾塞进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你的手明明能动,干嘛不自己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看见塞到自己手里的毛巾,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好好的,他干嘛刺激她?

    现在好了,没有人给他擦,他得自己动作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不作就不会死吗?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换水,在我回来之前,自己擦干净,否则后果自负!”杨木雅说完,端起水盆就朝着病房外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低头看着手里的毛巾,眉心皱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他又被威胁了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杨木雅越来不怕他了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在他面前只是虚张声势,现在胆子却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夏华在心里腹诽着,最后还是只能乖乖的拿着毛巾,给自己擦身子,在杨木雅回来之前,将该擦的地方都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一见她走进来,就像个做完作业,等着老师夸奖的学生,挺直了腰杆,看向她。

    杨木雅却连正眼都没有给他一个,见他擦干净,从他手上接过毛巾,就放到一旁,从旁边拿过干净的病服,就往他身上穿。

    她专注的样子,很迷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专注着照顾他的时候,她的脸上,散发着一种温柔的气质,跟她在商场的雷厉风行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让夏华根本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哪怕在心里不停的提醒着自己,当年她能这么狠心,不顾念他们之间的情分做出那么冷血的事情,他不该再对她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可当她真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的心脏,却还是一次次控制不住的为她心跳加速,双手用力的握成拳,才没有让自己的表情,出卖了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杨木雅替他将衣服穿好,刚要转身,夏华蓦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杨木雅一怔,回过头看他,眼神里,有些疑惑,也有些紧张……

    他们重逢之后,夏华对她的态度,一直很冷。

    杨木雅一直想不明白,明明该怨恨的人是她,可是夏华的反应,却像是当年背叛了他们感情的人是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