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华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这么彪悍的女人,他当年是怎么看上的?

    他记得她以前很温柔,在他面前的时候,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女生,只喜欢窝在他怀里撒娇,从来不会在他面前用商场上那一套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爱跟不爱的区别?

    夏华心塞了!

    “夏先生,你没事吧?”护士回过神,连忙走上前,给夏华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确定他没有被呛到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木雅就站在一旁,看见护士紧张的样子还有她手里的水杯,脑海中,莫名的闪过夏华刚才给她倒的那杯水,心里莫名的泛起酸泡泡。

    瞥见夏华因为生吞了药丸憋红了的脸,更加心塞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药丸,他就这么硬吞下去了,是真的那么不想跟她接触吗?

    他是不是真的怕她会亲他,才吓得一口气将药都吃了……

    她就这么让他嫌弃吗?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天天抱着她亲的人,可是他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杨木雅在心里冷哼了一声,见夏华总算将药都吃了,不想留下来让自己心塞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杨总,夏先生该擦身体了。”就在杨木雅走到门口的时候,护士又蓦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夏华自从醒来之后,就不愿意让护士碰他。

    日常的护理,都要让杨木雅来。

    如果杨木雅不在,他宁可脏着,也不愿意让护士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点,夏华并不让护士告诉她。

    因此,杨木雅只是以为,他是故意找她茬,知道她在家,故意奴役她的。

    听见护士的话,立马气势汹汹的回头瞪向夏华。

    “谁爱给他擦谁擦!”杨木雅吼完,转身就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夏华看着她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,眸光暗了暗,可下一秒,又见杨木雅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错愕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别以为我怕你,是悦悦回来了,我不想让女儿误会我在虐待你,不就是擦身体吗,擦就擦,不擦掉你一层皮,我就不叫杨木雅!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完,就看向护士。

    “我去打水。”护士回过神,连忙朝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很快,一切的东西就都准备好。

    护士知道夏华的习惯,东西都放下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只剩下夏华和杨木雅两个人。

    要替夏华擦身体,要先脱衣服……气氛一瞬间就变得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杨木雅站在床边,手里拿着护士刚给她的毛巾,脸颊有些红,她皮肤本来就白皙,一脸红,就格外的明显。

    可她只要一想到,如果她不替他擦,就会是别的女人看见他不穿衣服的样子,杨木雅就想也不想的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咬咬牙,不愿意在夏华面前怂,径直的走上前,就开始解他病服的纽扣。

    看见他精瘦的胸膛,手指就开始不停使唤。

    她刚才怎么就回来了?

    现在这样,简直骑虎难下,要是被他发现她在害羞,一定会被笑死的。

    而且说不准,他还会得意的以为她还爱着他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害羞?”夏华冷不丁的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杨木雅想也不想的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脸红了。”夏华补刀。

    杨木雅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