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站在茉茉身边,抬手就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宠溺的开口,“我可以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还没有从尚凌司居然就跟她住在同一家医院,而且只隔了几层楼的惊讶中回过神,看见眼前这一幕,心里蓦地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又有那种自己要提前有女婿的错觉?

    两个孩子还这么小,一定是她被瀚瀚天天念叨着小媳妇,给弄得神经都变得敏感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换衣服,只是披了一件长款的外套,将自己身上的病服给遮挡住,就跟着茉茉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尚凌司会受伤,都是因为茉茉,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该真诚跟他说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严承池不在,正好不用担心他吃醋。

    夏长悦这么想着,脚步都变得轻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跟在小男孩的身后,走到一间病房前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?”夏长悦垂眸看向跟茉茉差不多大的小男孩,不确定的问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想要找送他们来的管家问问,可是找了一圈,也没有见着管家。

    见小男孩肯定的点头,她才伸手推开病房的门。

    刚走进病房里,就看见他们找不到的管家,此刻正在病床前,奉了杨木雅的命令,在对尚凌司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尚凌司救了他们的小公主,自然也是杨家的恩人,杨家领这个人情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?”尚凌司正漫不经心的应付着管家,一瞥见夏长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立时眯起邪眸,从病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手臂上被刺了一刀,原本处理完伤口,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    他不急着走,就是在等着夏长悦来看他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,他救了茉茉,夏长悦能忍得住,任由他在医院里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你的手还痛痛咩?”小公主一看见尚凌司,小脸上立马扬起甜甜的笑容,拔腿就朝着尚凌司跑过去,扑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还有点痛。”尚凌司刚准备说不痛了,瞥见夏长悦站在门口的身影,话锋一转,立马开始装可怜。

    “管家,去给尚先生喊医生。”夏长悦走上前,朝着管家吩咐。

    管家一怔,看向明显在装的尚凌司,犹豫了一秒,才回过神,“是,属下这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不是伤口疼,我是心疼,我拼了命救了人家的女儿,人家居然到现在才来看望我。”尚凌司用没有受伤的手,将小公主抱起来,高大的身躯靠到床头。

    狭长的桃花眼,不满的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走上前,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看向尚凌司,眼神里,透着诚恳和认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刚才那点小不满,一下就不见了,见她这么正经的道谢,他反而别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为了你,是我干女儿太可爱。”尚凌司抬头亲了亲小公主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小公主就双手捧住他的脸,重重的亲了一口,在他的俊脸上留下一滩口水印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