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来了?”严盛身体一震,一想到自己让人绑架了严承池的女儿,不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人已经被救走了,严承池还来找他做什么?

    “他让你传什么话?”严盛眸光一暗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严承池是来示威的吗?

    “老爷,他说……他说……”管家看着严盛阴沉的脸庞,有些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说呀!哑巴了?!”严盛不耐烦的低吼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一愣,忙不迭的启唇,“严承池说,让老爷适可而止,有孩子的人,不止他一个,要是老爷再敢碰他的儿子和女儿一根头发,他就……他就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不敢说话,将一个信封递给了严盛。

    严盛伸手接了过来,打开信封,只见信封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张被剪成两半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人……是严立顺!

    “严承池——”严盛看着手里的照片,顿时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嘀嘀!”严盛的手机蓦地一响,他扫了一眼,发现是彩信,眸光一闪,才伸手点开。

    入目的照片,背景正是严立顺的幼儿园。

    几张照片里的人,都是严立顺。

    严立顺带着保镖在校园里走来走去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严立顺坐在教室座位上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严立顺睡着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地点和时间段,严立顺的一举一动,都落入了严承池的眼中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句话,却比任何警告都要恐怖。

    严承池是在警告严盛,要是再敢打他儿子女儿的主意,最先要替孩子准备丧礼的人,肯定是严盛!

    “砰!”严盛手一挥,就将手机给丢了出去,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屏幕刺啦的一声,就黑掉了。

    “快,通知幼儿园,顺儿这段时间,都不会去学校,你去找几个家教,我们就在家里上课……”严盛脸色难看的朝着管家吩咐。

    严承池,严承池居然敢威胁他。

    顺儿是他的命根子,他唯一的孙子,绝对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严盛缓缓的挺直了腰杆,看向正前方,严承池手上有老头子留下来的遗嘱,现在林华也被他救出来了,他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严盛浑身无力地瘫坐到椅子上,就连严立顺捂着头走到他面前哭喊,他都没有反应-

    杨家祖宅里。

    杨木雅抱着失而复得的外孙女,正紧张的前后检查着,确定小公主没事,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没事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婆不哭,小公主可棒了,我都没有哭。”茉茉小手替杨木雅擦着眼泪,一边得意的说道,一脸的求表扬。

    “嗯,小公主最棒了,不过以后可不许再乱跑了,万一被坏人抓走,你就再也看见爸爸妈妈和外婆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杨木雅无比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现在还在医院安胎,不能教育小公主,她这个做外婆的得提醒小公主才行。

    瀚瀚跟茉茉都太机灵,一般人根本管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可机灵也有机灵的坏处,这一次,要不是小公主自己从狗洞里钻出去,严盛的人根本就找不到机会朝着她下手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