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今天居然只是因为有个同学从他的桌子边上走过,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,就被他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被打的同学愣是被打得进了医院,最后为了自保,才推了他一下,还是因为严立顺他自己站不稳,撞到桌子角,才会将头给磕破了。

    比起被他活活打到进医院急救的同学,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他们不去赔礼道歉就算了,还要追究责任,逼急了,对方的父母要起诉严立顺恶意伤人,影响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顺儿不会无缘无故动手打人,小孩子都爱说谎,一定是那个小子害怕严家追究,所以将责任都推到顺儿的身上,他们绝对不敢起诉!”

    严盛听完管家的话,不以为意的启唇。

    看着严立顺被磕破的额头,眉心一拧,抬头就让管家马上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他的顺儿,以后可是要继承严家的,一点都不能受伤,万一伤到脑子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看着有严盛庇护,就连对他都已经开始颐指气使的严立顺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忍住了,转身出去找医生。

    管家刚离开,严盛的助手,就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脸色惊慌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不好了,那个小女孩被尚凌司给救走了,尚凌司还为了那个小女孩,挡了一刀,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,就连严承池也出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严盛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就连靠在他怀里的严立顺都顾不上,走上前,伸手就揪住了助手的衣领,怒吼。

    “一群饭桶,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人呢?”严盛想起什么,谨慎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被送进了警局,不过董事长放心,属下找的是跟严氏集团完全无关的人,也没有直接跟他们碰面,这件事就算让严承池猜到了,没有证据,也跟我们扯不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助手谨慎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你就自己进去吃牢饭吧!”严盛老眸一暗,狠狠的瞪了助手一眼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等到机会,抓住严承池的软肋,居然就这么丢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居然敢背叛跟他的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严盛的脸色,顿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管家惊慌的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去叫医生吗?怎么一个人回来了,医生呢?”严盛的目光,落到管家的身后,发现他身后一个人都没有,冷下脸。

    “老爷,属下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……看见……”管家的脸上,还有着明显的恐惧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什么?先把话说清楚,慌慌张张像个什么样子?”严盛眼眸一冷,呵斥。

    “是严承池,他将车子开到了庄园里,一下车,就掐住了属下的脖子,像是要将属下掐死……还要属下给老爷传话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伸手摸着自己还红肿的脖子,仿佛还能感受到,刚才那股灭顶而来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只差一点,如果不是要留着他的命给严盛传话,管家毫不怀疑,严承池会直接将他掐死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