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们一定是嫉妒他……

    对!就是嫉妒!

    尚凌司抬手捏了捏茉茉粉嫩的小脸蛋,心里立马就平衡了。

    他的小天使就是这么喜欢他,让他们嫉妒去吧!

    严承池睨了一眼正在抱着他的女儿嘚瑟的尚凌司,双手攥成拳头,才忍住了上前跟他抢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身边的小家伙身上,瞥见他冷酷的小脸,眉心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才几岁的小男孩,沉下脸来,居然跟个小大人一样,气势一点都不比大人弱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从来没有听说,谁家有个这么精明的小男孩……

    他到底叫什么名字,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?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从尚凌司怀里爬下来,又去牵着小男孩的茉茉,眉心紧紧的皱了皱。

    一个尚凌司来跟他抢女儿的关注就算了,现在又多了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小子。

    不行,他得尽快将这个小男孩的父母找到,将人给送走!-

    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爷爷,你一定要帮我报仇……”严立顺捂着头,哭着跑进了严盛的书房。

    一下就扑进了严盛的怀里,肥胖的脸上,全是恶狠狠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的手按着额头,指缝间,还明显淌着血迹,让他原本就凶悍的表情,变得更加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你的头怎么流血了?跟着你的人呢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严盛一抬头,看见自己的宝贝金孙脑袋破了,顿时冷下脸。

    大手将严立顺拉到他面前,紧张的替他上下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老爷,小少爷在幼儿园跟人打架,谁知道对方还手将他推倒,小少爷就磕到了桌子角。”管家急匆匆的追进来解释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严盛抬手就将面前的文件给挥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脸上,表情愤怒,透着阴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那家幼儿园的董事长,谁敢给我的顺儿脸上看?给我把人抓过来,我要他给我的顺儿磕头认错,马上将他开除出幼儿园!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,今天的事,是小少爷先动的手,对方的孩子被打的不轻的,听说头上缝了好几针,现在还在医院里出不来,实在是被小少爷打怕了,才推了小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忍不住说情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幼儿园里的人,都知道严立顺是幼儿园恶霸,严家的权势放在那里,没有敢欺负严立顺,可是大家怕惹事,谁见了他,都会离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根本没有人愿意跟严立顺做朋友,老师第一次给他指派的同桌被打到办理退学之后,老师再安排的同桌,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办理休学,孩子的家长宁可换家幼儿园,也不肯让自己的孩子跟严立顺坐到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在幼儿园里,严立顺只能带着严家的保镖到处溜达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发现没有人愿意理自己,严立顺的脾气就更暴躁了,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打人,看不惯别人,也会突然动手。

    贵族幼儿园里,但凡知道他身边的人,都会默默的忍耐,不敢还手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就更加助长了严立顺的暴戾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