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叔叔,小公主口渴了,可以喝水咩?”茉茉看着朝着他们走过来的黑衣人,漂亮的小脸蛋皱成了包子,可怜兮兮的问道。

    晶莹的眸眼里,却掠过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见黑衣人皱起眉,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眨巴,眼泪就开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“我想爸爸,我想妈妈了,哥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不哭,我去给你拿水。”黑衣人脸上带着口罩,看不见他的脸,却能从他的眼里看出不耐烦。

    一看见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消失,刚才还坐着不动的小男孩突然趴到小公主的身后,用嘴巴替她咬身后的绳子。

    小公主只是愣了一秒,小身子就往他身边靠了靠,举起手,方便他将绳子咬开。

    两个人没有经过商量,却配合的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小男孩很快就松开嘴,重新坐好,茉茉也将快被咬开绳子的手藏好。

    看着端水过来的黑衣人,很乖巧的张口嘴,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那样子,真像是渴坏了一样。

    吧唧了一下小嘴,又可怜兮兮的看向黑衣人,“小公主肚子饿了,想要吃蛋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求这么多,你当我是保姆?没有蛋糕!”黑衣人冷下脸,没好气的低吼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茉茉咧开小嘴,就开始嘤嘤的哭起来,她哭的声音不大,可是眼泪却嗖嗖的往下掉,半点不像装的,就像真的被吓坏了一样。

    黑衣人想到交易还没有完成,万一真的将人饿出毛病,他们谁都担待不起,将手上的矿泉水放到一旁,就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老实一点,我去给你们买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往门口走了两步,像是不放心,又走回他们身边,用一旁的胶布,将他们的嘴都贴上,确定他们不能乱喊乱叫,才拿起钥匙,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,很快就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的嘴都被贴上了,茉茉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,有点害怕,还觉得有点新鲜。

    她知道粑粑一定会来救她的,粑粑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还有哥哥,哥哥可聪明了,他肯定能找到小公主……

    可素小公主现在就想要回家怎么办?这里好黑,好冷,那个坏叔叔还好凶……

    她想美丽叔叔了,美丽叔叔都不会凶她。

    茉茉看着周围黑漆漆的房间,有些害怕的往角落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嘴巴被贴上了,他们都不能咬绳子了……

    茉茉想起什么,大眼睛看向身边的小男孩,发现他正低着头,嘴巴用力的在膝盖上蹭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见他的脸都磨红了,贴在嘴上的胶带,边缘蹭出了一点点,粘在膝盖的裤子上,正在随着他的动作,撕开的越来越多……

    “刺啦!”一道胶带被撕开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小男孩再抬起头时,嘴上的胶带已经被撕掉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,也被裤子磨得红肿,却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嘘,别出声,把手给我,我帮你咬开绳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公主莫名的被震住了,乖乖的抬起手,让他替自己咬绳子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