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公主的蛋糕,还没有吃完呢,现在好饿……

    茉茉软乎乎的小身子都被绳子绑着,想要伸手捂肚子都不行,难受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一听见身后有动静,站在门口的黑衣人,立时警惕的回头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想吃苦头,就都给我安分一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茉茉立马乖乖的稳住了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身子正好是歪着的,一下没有控制住,就往旁边倒,正好压到了小男孩的身上!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小男孩没有忍住,倒吸了一口凉气,却忍着没有叫出声,只是靠着墙,用肩膀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撞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茉茉已经做好了会被他骂的心理准备,突然听见他的关心,眨巴着大眼睛,半响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坏,就是嘴上凶了一点。

    半响,茉茉才嘟了嘟嘴,“我叫严舒茉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男孩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茉莉花的茉,小悦悦说,小公主是最漂亮的茉莉花!”茉茉笑眯眯的道,一双漂亮的眼睛,笑得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男孩看着她脸上甜甜的笑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耳根不自觉的发红,别扭的转过头,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傻?

    都被绑架了,她不怕死吗?居然还有心情笑。

    他才不关心她叫什么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茉茉说完自己的名字,就开始打听起小男孩的名字。

    小男孩看了她一眼,脸上的表情,还是酷酷的,刚要开口,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人就走到门口,跟之前在门口看守他们的人汇合。

    “小女孩是对的,不过那个小男孩不是严承池的儿子,不知道是哪里跑来的小乞丐,被我们抓错了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来人拿着两张照片,开口道。

    听见有人提到自己,小男孩的神色,立时变得机警。

    竖起了耳朵,认真的听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刚才还笑眯眯的小公主,都变得安静,乖乖的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只是睁大了眼睛,看着两个站在门口的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他知道这里,现在肯定不能放人,等事情结束再说,如果严承池不肯乖乖合作,那就只能两个都杀了!”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的眼底,都掠过了杀意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朝着破房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有堵住他们的嘴?”来人一看见睁着大眼睛看他们的两个小家伙,立时朝着门口看守的人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头,这两个小孩吓傻了估计,被带过来到现在,都没有大喊大叫过,我心想着这一地也没有人,怕再堵住他们的嘴,会把人给吓出毛病,万一到时候严承池要先见人,我们也不好交代,说到底,也就是两个孩子,翻腾不出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人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警醒着点,别大意了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你我的小命都保不住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这就堵上他们的嘴!”看守的人毕恭毕敬的将自己的头送走,才朝着小男孩和茉茉走过来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