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上一次灵儿遇险的事情,他跟严盛还有一笔账要算!

    “我必须先救出茉茉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眼底有着自己的固执。

    任何东西,在他的眼里,都没有夏长悦跟他的两个宝贝重要。

    倘若让夏长悦知道茉茉出事了,恐怕连肚子里的那个,也很难保得住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看向尚凌司,“你需要多久,才能查到茉茉可能会被带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已经在查,有消息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。”尚凌司从沙发上站起来,听见严承池的话,眸光微闪,敛起眸,就提步离开了杨家。

    一天找不到他的干宝贝,他一秒钟都坐不住!

    严盛最好祈祷别吓坏小丫头,茉茉要是掉一根头发,他都会将严盛碎尸万段!-

    街角一幢破旧的老房子里。

    两抹小身影,被绳子捆成了粽子,挨在一起。

    墙壁上,裂开的缝隙正在渗水,滴答滴答的往地上滴……

    茉茉身上的白色公主裙脏了,就连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也脏了,晶莹的大眼睛里,透着害怕,软乎乎的小身子往角落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警惕的看着站在门口,看守他们的坏人。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出来,不用憋着。”坐在茉茉身边的小男孩表现的很镇定,看见茉茉水汪汪的大眼睛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茉茉抬头看向他,正要哭出声,就听见他又冷飕飕的补上一句:“反正我也不会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茉茉刚张口的嘴,就这么僵住了。

    哭也不是,不哭也不是,委屈死了!

    “你别瞪我,我不瞪你就不错了,我好不容易才逃出去,现在因为你,又莫名其妙被一群人抓了。”小男孩原本脏兮兮的衣服,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加上同样脏兮兮的脸庞,看起来,真的跟个小乞丐差不多,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,嫌恶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再扭头看向站在门口的黑衣人,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,跟之前抓他的人不一样,比之前抓他的人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好不容易趁着看守他的不注意,溜了出去,谁知道只是太累了,在路边坐了一会儿,就被眼前这个小丫头当成了乞丐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走,就因为她,又被抓了。

    简直倒霉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又不是小公主的错,是坏人太坏了。”茉茉嘟着小嘴,稚嫩的声音,透着委屈。

    “哪有人自己叫自己小公主的?看你蠢蠢笨笨的样子,你爸爸妈妈都敢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乱跑,难怪被抓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听见茉茉的道歉,黑曜石般的子瞳微闪,冷酷的启唇。

    像个小大人一样,毒舌的让人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骂我爸爸妈妈,你那么厉害,你不是也被抓了!”茉茉一听见有人骂严承池和夏长悦,小脸一垮,鼓起腮帮子。

    她才不是蠢蠢笨笨,她是萌!

    茉茉第一次遇见卖萌不管用的人,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瞪着他。

    早知道,她就不要好心给他钱了,要不是她偷偷从狗洞钻出来,就不会被坏人抓走了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