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发什么疯?关池少什么事?有本事你去找严盛呀!”颜灵从沙发上站起来,看着怒不可遏的尚凌司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扭头瞪了她一眼,颜灵气势顿时就虚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易海音就护住她,挑眉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来帮忙的,我们欢迎,但是如果你是来问责的,那还是先想想怎么将茉茉救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茉茉我当然会救!要是严盛敢碰她一根头发,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!”尚凌司邪气的脸庞上,覆盖着前所未有的阴鸷。

    仿佛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,遇神杀神,遇魔杀魔。

    严承池听见小公主失踪,整个人都有些急躁,被尚凌司打了一拳,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带走茉茉的人,只是一群不知道身份的黑衣人,现在还不难判断就是严盛所为,如果真的是他,他很快就会来找我,而且条件,一定是我手上的遗嘱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抬起头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严盛做这么多,不就是担心他手上的遗嘱生效,自己会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已经将林律师救出来,又查出老管家的下落,所以他心慌了,就想要绑架茉茉,来威胁他放弃严家的继承权?

    “听说跟茉茉一起被绑走的,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,身份来历不明,只是莫名其妙出现在那里,然后就连带着一起被带走了。”杨木雅想起什么,蓦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几个出类拔萃的男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还有另外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或许,那些人不是严盛派来的,只是冲着那个神秘的小男孩,茉茉正好在那里,所以也被带走了?

    两个孩子,根本不认识,到底是谁被谁连累了?

    “尚家的消息网会全面调查茉茉的下落,我负责去救茉茉,你们该做什么,就放手去做。”尚凌司蓦地启唇,语气幽深。

    他原本并不想掺和严家的内斗,只不过严盛那个老不死的敢对他的小天使下手,就别怪他不客气!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易海音清冷的眸,微微闪动。

    尚凌司能看穿他们的计划?

    “怎么,防着我?就你们那点伎俩,也就严盛看不出来,瞒什么瞒。”尚凌司走上前,坐到了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,慵懒的交叠。

    知道小公主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又恢复了邪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,就算是为了茉茉的安全,严盛也是不能留了。”尚凌司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严盛多丧心病狂他心里有数,他没有兴趣替天行道,不过如果严盛碰到了他在乎的人,他不介意送严盛一程,让他早一点得到他应该有的惩罚!

    这一次,不需要谈合作条件,他跟严承池是站在同一边的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尚凌司说的对,与其日防夜防,不如早点让严盛一无所有,将他绳之于法,这个时候,千万不能手软,将主动权交到他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易海音回过神,清冷的眸光,散发着幽光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