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闻言,第一个要跳起来,是清醒着的颜灵。

    真让易海音动手揍了严承池,夏长悦醒过来可不得心疼死。

    颜灵一回过神,连忙朝着严承池摆手,“池少,易海音开玩笑的,你千万别当真,他不会真的揍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拳可以,书不还。”严承池黑眸微闪,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严重怀疑,她幻听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再问第二遍了怎么办?

    她突然也好想像夏长悦一样睡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一片诡异的静谧中,病房的门,突然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金特助推门走了进来,看见睡在病床上的夏长悦,放轻了脚步走上前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池少,霍家的人来了,说是专程过来恭喜池少,还有,之前池少跟他们提的事情,霍家已经有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是霍家的人,严承池的眸光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霍家的消息这么灵通,现在就来恭喜他了,看来是一直在关注着杨家的动静。

    严承池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霍家现在恐怕已经知道,他手上有遗嘱的事情了,只要将他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扶上位,他自然有能力,替霍家教训严盛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跟霍家的合作,交给你,这一次,一定要让严盛措手不及!”严承池看向易海音,眼眸里,闪烁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去接人?”易海音清冷的眸光,也燃起了炙热的光。

    “商场上的事情,将严盛的目光吸引过去之后,我会无声无息的离开……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将全盘的计划,告诉易海音-

    幼儿园里。

    小公主正坐在草坪一个安静的角落,趁着没有人发现的时候,抱着偷偷藏在书包里的蛋糕,一口一口的吃着。

    小嘴吧唧吧唧,小小一只,就像是一只土拨鼠。

    担心被老师发现,她抱着蛋糕,又更谨慎的往角落里躲了躲。

    挖了一大口蛋糕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小嘴都塞满了,就连嘴角,都沾上了奶油。

    她刚准备抬手去擦嘴,眼角的余光,就瞥见了一抹身影,在距离她很近的墙外。

    一身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衣服,像一个小乞丐。

    背对着她,正可怜兮兮的靠在墙上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肚子饿了咩?”小公主看着眼前的小男孩,伸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,才掏出一张十块钱,从栅栏的空隙里,递出去。

    “喏,你可以拿着这个,去买吃的。”

    茉茉的话落,靠在墙外的小男孩,才像是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人,惊得一下转过身。

    看见正在伸着小胳膊给他递钱的茉茉,他的眸光闪了闪,皱起眉,没有伸手。

    有些脏的脸上,依稀能看得出好看的五官,只是他的头发有些长,加上精致的五官,看起来,反而有些雌雄难辨。

    见他不肯拿钱,茉茉着急的跺跺脚,软乎乎的小身子往旁边一跑,就从瀚瀚之前告诉发她的小狗洞里钻出了幼儿园,跑到那个男孩的面前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