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!”严承池将夏长悦抱进怀里,傲娇的抬头。

    反正书他已经抢到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,让他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人家易海音带着灵儿留在s市,可是为了帮他们的,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。

    虽然易海音被欺负的时候,确实很可爱,可他们也不能因为人家可爱,就一直欺负人呀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冷静一点,我们是来办正事的,想说的一句都没有说呢。”颜灵一把拉住易海音,好声好气的哄道。

    “跟他没有话说!”易海音冷着脸,瞪了严承池一眼。

    抢书贼!

    “严承池,快点道歉,今天是你不好,易海音说什么也是来帮杨家的,你不能恩将仇报。”夏长悦小声的嘟哝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挑眉,“坚决不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认错?”夏长悦眸光一眯。

    “打死不认!”严承池想也不想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肚子疼……”夏长悦捂住肚子,脸色突然一变。

    严承池顿时惊得从床边站了起来,转身就准备去喊医生。

    夏长悦攥着他的衣摆,就虚弱的开口,“严承池,我是被你气得,你要是不跟易海音道歉,我的肚子会更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严承池抬起头,脱口而出一句。

    话落,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,垂眸看向什么事都没有的夏长悦,俊脸一黑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居然为了易海音骗我?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接受没有诚意的道歉。”易海音冷冷的启唇,俊美如斯的脸庞上,透着疏离。

    颜灵连忙踩住了他的脚背,小声的提醒,“都有台阶下了,你就赶紧下呀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易海音拒绝。

    他也是很傲娇的!

    “不要是吧?”颜灵皱眉。

    “打死不要!”易海音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突然想生儿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接受道歉!”易海音刚才的骨气,嗖的一下就丢到了天边,冲着严承池喊了一句,就连忙伸手抱住生气的娇妻。

    “灵儿,生女儿,只要女儿,我要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少爷,你刚才的骨气呢?

    被狗吃了么?

    易海音:骨气是什么?有女儿重要吗?

    没、有!

    易海音抛下严承池,就开始给颜灵洗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男人总算是恢复了理智,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谈正事。

    “林华被你们救回去了,那遗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差一个有效证人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不等易海音问完,就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怀里还抱着昏昏欲睡的夏长悦,像照顾孩子一样,非要抱着她睡。

    夏长悦拗不过他,只能乖乖的窝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下落已经查到了,不过在去接人之前,还有件事,需要你帮忙。”严承池将睡着的夏长悦平放到床上,才看向易海音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“帮忙可以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书还我,还要让我揍两拳!”易海音嘴角一勾,他总算能出一口恶气了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