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现在能说话了,就开始牛了是吗?

    杨木雅被气得脸色发青,又不能赶人,只能继续瞪夏华。

    夏华见她不对着其他男人笑了,才满意的伸出手,准备去端自己面前的花茶。

    他的手,还不能很用力,不过一杯茶,还是能端起来的。

    可还没有等他碰到茶,他面前的杯子,就突然被杨木雅端走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茶是我泡的,不想给你喝,不行吗?有本事你咬我呀?!”杨木雅端着手中的杯子,凑到自己唇边,就一口气将里面的茶都喝光了。

    将空杯子放回夏华的面前,总算出了口恶气!

    杨木雅正高兴着,下一秒,就见夏华拿起那个空杯子,用指腹,轻轻的摩挲着杯沿她喝过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杯子的边缘上,残留着她的唇印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,不像是在擦杯子,反倒像是在摸着她的唇瓣一样,格外的撩人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一下就被撩到了,呆呆的看着他的手指,都忘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脸颊不自觉的泛红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,谁都没有说话,却莫名的泛起一种磁场,仿佛将周围的一切都隔离开了,只有他们两个人,还在面对面的坐着。

    林华就坐在杨木雅的身边,可此刻,他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可让他离开,他又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等了这么多年,才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杨木雅,哪怕没有别的想法,他也想要多看她几眼,尤其她笑起来的样子,格外的美。

    林华正想着,就发现夏华的手突然停了下来,目光朝着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华心里咯噔一下,意识到自己在出神,连忙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“卫先生似乎身体不舒服,应该不适合喝茶才对,不如让护士给你倒杯牛奶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眸光微闪,似乎想到什么,蓦地扭头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刚才抢他的茶杯,不是真的不想给他喝茶,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吗?

    林华看着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的杨木雅,也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破了什么,尴尬的想要转移话题,夏华跟杨木雅却没有一个人的目光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像多余的了……

    夏华跟杨木雅旁若无人的对视着,像是在探究对方心里在想什么,可看了半天,谁都没有看透,谁都不肯认输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直看着……

    “林律师,不好意思,我有点不舒服,我先回房间休息了。”杨木雅突然站起来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脚虽然能走路了,可是还是有些一跛一跛的,林华当即跟着站了起来,去扶住她。

    夏华看见杨木雅身体一歪,本能的也想要去扶她,可下一秒,才意识到,他现在根本离不开轮椅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男人扶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夏华眼眸微沉,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她当年做了那样的事情,他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?

    “夫人,不好了,大小姐她……大小姐她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