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句话,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看着居然能开口说话的夏华,精美的双眸,闪烁着错愕的光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甚至都没有注意到,夏华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……卫擎斯?”林华回过神,声音不自觉的透出了震惊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夏华,张了张嘴,似乎还想要问什么,却不知道自己还能问什么。

    当年,杨木雅跟卫擎斯的事情,在上流社会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杨家尊贵的大小姐,爱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,最后还被这个男人抛弃了……

    有流言说,杨木雅未婚先孕,就连生下的孩子,都被偷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流言终究是流言,有严家和杨家的镇压,这样的消息,知道的人倒是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林华当时留在严老爷子身边,正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当初也只当作是传闻,并没有当真,直到杨木雅亲自给他介绍夏长悦,立时就让他联想到当年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私生女的事情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居然连卫擎斯也会在杨家!

    这个消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,也是当初,让杨木雅飞蛾扑火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她女儿的父亲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仿佛就划清了其他人跟杨木雅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才是一家三口……

    严老爷子和杨作都已经过世,现在的杨家,是杨木雅在做主,已经没有人可以反对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林华刚才准备说出口的告白,重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想要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,莫名的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毯子拿过来了……”护士急匆匆的走过来,将手上的薄毯披到夏华的身上,替他拢紧了毯子。

    看着夏华的眼神里,透着倾慕。

    杨木雅皱了皱眉,才猛地想起来,夏华刚才说了什么,脸色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“对,他只是我女儿爸爸,除此之外,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杨木雅说完,抓着林华的手,转身就往银杏树下走,继续坐在茶桌前喝茶。

    夏华看着并排坐在一起的两个人,眉心拧得很紧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任何关系……她就是这样以为的?

    她是不是忘了,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女儿,怎么可能什么关系都没有?!

    夏华坐在轮椅上,幽深的黑眸,直勾勾的盯着坐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品茶的杨木雅,紧紧的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抓着轮椅的扶手,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,像是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,才没有冲上去将坐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。

    二十四年了,他惦记了二十四年的女人,居然早就将他忘得一干二净,现在在其他男人的面前,将他们的关系撇清的干干净净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,算你狠!

    夏华想要转过轮椅离开,手腕的力量不够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我帮你。”护士眼疾手快的看出他的心思,连忙将转过轮椅,准备推夏华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觉得夏华跟杨木雅之间的关系有些怪怪的,不过她只负责照顾夏华,所以只听夏华的吩咐。

    护士刚要转过轮椅,突然就发现夏华又抬起手……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