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家后院里。

    夏华太久没有说话,他的声带退化的很严重,一直在努力的练习发声,还是无法清楚的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只能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,发出一些简单的字句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四肢恢复的却比较快,现在已经能微微的抬起手,甚至尝试去拿东西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今天的天气很好,我现在推你出去晒晒太阳。”护士扶着夏华坐上轮椅,看着他刚毅的侧脸,都忍不住微微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成了植物人这么久,还能像夏华一样,一点病人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就连安静坐在轮椅上,都透着一种尊贵成熟的气息。

    身体虽然因为常年躺在病床上,显得有些孱弱,可是他依旧俊朗的不像个四十多岁的人,反而像个三十出头的成功男士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是最有男性魅力的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你看,院子里的雪都化了,这天气,是真的在回暖。”护士的话落,夏华的目光就落到银杏树上,开始滴落的雪水,眸光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耳边,仿佛还能回响起当年那道清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以后每年的冬天,我们都一起看雪好不好?刚入冬的时候看下雪,堆雪人,等冬天开始回暖的时候,我们就来看雪化成水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喜欢看化雪,因为她说,雪化了,天气就回暖了,他手上的冻疮,就不会再严重了……

    夏华下意识的低头,看着自己如今的双手。

    常年的躺在病床上,他的手,已经没有冻疮了。

    可以往每年下雪的时候,他在雪地陪着他们的女儿堆雪人,都总能想起她在他耳边咋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的手不能着凉,我来堆,你看着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卫擎斯,我堆的雪人像不像你?”

    “卫擎斯,我今天自己堆了雪人,走不动了,你背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卫擎斯……”

    她喊他名字的时候,总是像个孩子一样撒娇。

    任谁看见,都不会相信,这样的她,就是那个商场上,被称为天才少女,人人忌惮的杨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夏华陷入回忆里,久久都只是看着树枝上滴落的雪水发呆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,却发现银杏树下,有两个人正并肩坐在那里喝茶。

    一个是杨木雅,另外一个,是一个男人?

    夏华的子瞳,微微一紧!

    放在轮椅上的手,一下就抓紧了,却忍着,没有让护士推着他上前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么多年了,还是喜欢这种口味的花茶?我这些年一直留在严家老宅附近,知道那里有条步行街上的花茶很不错,带给你试试?”

    林律师接过杨木雅给他倒的茶,品了一口,笑着道。

    闻言,夏华眸光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年,还喜欢喝当年的花茶,是因为他吗?

    不,不会的,她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情,怎么可能还会对他们之前的事情,有半点的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好,有机会,我一定试试。”杨木雅不知道身后有人,客气的回应。

    林律师听见她真的愿意尝试,更加卖力的给她说起那些花茶的独特之处。

    夏华在他们身后听着,放在轮椅上的手,却越握越紧……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