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,我们已经有瀚瀚和茉茉了,有没有其他的孩子,也不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。”严承池蓦地启唇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说很重要,夏长悦一下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其实我妈她想要继承人,不一定要儿子,茉茉这么聪明,连尚凌司都能收服,如果我妈有一个这样的继承人,肯定也会很满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妈,是我想再要一个孩子。”严承池又一次坚定的打断了夏长悦的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简直不能好好的聊天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说,她根本没有怀孕,他就不能好好的听她说完吗?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不敢说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万一严承池一会儿恼羞成怒,真的把她掐死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,再生一个,一个就够了。”严承池抱住她,将她娇小的身子牢牢的拥在怀里,下巴抵在她的发顶,语气宠溺的道。

    他太渴望他们能再有一个孩子,一个能让他亲自照顾她,看着她平安生下来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来弥补他们之间,错过的那四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看着他认真的面容,心里突然就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内疚的开口,“严承池,对不起,我之前只是骗你的,我根本就没有怀孕,我是想要让你答应尚凌司的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完,就一直耷拉着脑袋,不敢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严承池会暴怒,破口大骂甚至是想要掐死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等了半天,眼前的男人,都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,像是魔怔了一样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长悦以为他刚才没有听清,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真的没有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怀孕……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跟着重复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,闪烁着诡异的光芒,定定的看着他怀里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怀孕?”简单的一句话,严承池像是听不懂。

    看见他这样,夏长悦更心虚内疚,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。

    抱住他健硕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保证再也不骗你了,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?”夏长悦学着女儿的样子,抱着他就开始撒娇卖萌。

    平时茉茉只要这么一撒娇,严承池肯定就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茉茉萌,但是看在她这么有诚意道歉的份上,严承池应该会留她一命吧?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男人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居然为了尚凌司骗我?!我掐死你!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说好的撒娇就会没事呢?

    什么时候,她才能像小公主一样,光靠撒娇就能走遍天下无敌手?

    “严承池,杀人是犯法的,你冷静一点,听我解释……唔!”

    刚才还禁欲的男人,顿时就像出笼的野兽,直接将夏长悦扑倒在床上,以唇封缄!

    既然她没有怀孕,那他就得再接再厉!

    房间里,衣物很快就散落在各个角落……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