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:池少,你真的不用这样盯着我,我摔不了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却半点要出去的意思都没有,见夏长悦迟迟不脱衣服,就径直的走到她面前,要替她洗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浴室里潮湿,你呆太久,对宝宝不好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现在的人耍流氓,都要用这么高级的借口吗?

    “等、等一下,我自己来……”夏长悦连忙伸手抵住他的胸口,却发现严承池的眼底,没有半点异光。

    而是很正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真的只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宝宝,想要替她洗澡?

    夏长悦的脑海里,蓦地闪过什么……

    四年前她生大小宝贝的时候,严承池不在她身边,这件事,一直是严承池心里的遗憾。

    尤其知道她当年难产伤了身体之后,严承池就一直自责没有照顾好她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才会这么紧张?

    夏长悦的喉咙微微一哽,轻轻的咬住唇,“严承池,其实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快点洗,你再不洗,我就不保证你还能好好的走出这里了。”严承池说着,眼神蓦地变得幽暗。

    直勾勾的盯着夏长悦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刚才急着避开严承池,没注意到自己的外套松了,露出了里面的小吊带,胸前的柔软若隐若现……

    对男人,正是最难以抗拒的诱惑!

    夏长悦蓦地想到什么,突然就干脆的伸手脱掉了外套,往严承池身边挨,主动的替他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进来了,就一起洗吧!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,他能看着她,然后什么都不做……

    既然现在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,她就只能努力让自己真的怀上一个宝宝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的脑子里拼命的回想着,当时严承池勾引她时,用的是什么招?

    实在想不起来,就努力想她看过的那些小说里,女主角都是怎么勾引男主角的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想得正起劲,笨拙的想要去吻严承池,下一秒,却被严承池推开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拿起花洒,就调到了合适的水温,往夏长悦身上浇,用最麻利的速度,替她洗好澡,就用浴袍将她包起来,抱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将夏长悦放到床上,用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,确定她不会着凉,才猛地松开她。

    转身就朝着浴室冲过去,砰的一声关上门,然后,冲、冷、水、澡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坐在床上,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,半响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平时如狼似虎的男人,今天居然改吃素了?

    夏长悦刘海还微微滴着水,巴掌大的小脸有些苍白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肚子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她要怎么样才能给严承池怀个孩子出来?

    她还是自己去找根棍子,负荆请罪吧……

    浴室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严承池腰际只围了一条浴巾,就迈着大长腿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门口等他的夏长悦,微微一怔,下一秒,就拧起眉,准备上去抱她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。”夏长悦伸手抵住他的胸口,紧张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