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律师看着夏长悦,像是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半响,才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然后,才将目光集中到他们面前的遗嘱上。

    “相信遗嘱的内容,你们都看过了,这份遗嘱是老爷子生前留下来的,由我负责起草,另外一个见证人是严家当时跟在老爷子身边的管家,当时老爷子已经察觉到严盛的狼子野心,才会提前立下遗嘱,想要绝了他的念头,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林律师的脸色,蓦地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严盛似乎在老爷子身边安插了人,遗嘱的事情很快就泄露了出去,等我们想要提防的时候,老爷子突然就病倒了,严盛以亲自侍奉老爷子的借口,将老爷子身边的亲信都一个个替换走了,最后就连我跟当时的管家,都没有能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爷爷,真的是病死的?”严承池眸光一暗,咬牙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林律师的情绪,一瞬间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双手抓住了跟遗嘱放在一起的另外一份血检报告。

    “这份报告,就是老爷子死后,管家趁着没有人注意,偷偷从老爷子身上抽下来的血做的检查报告,报告上证实,老爷子根本不是病死,而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,日积月累,被毒死的!”

    林律师的话落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杀弟弑父,严盛已经不是简单的冷血无情,而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!

    这样的人活着,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。

    “严盛担心自己做的事情败露,他继承严家之后,就开始疯狂的清扫异己,我跟老管家为了不让严家的一切落入那样丧心病狂的人手里,当即就决定先隐匿起来,等找到二少爷的儿子,再做别的打算,可当时风头太紧,我们一等,就等了很多年,眼睁睁的看着当年老爷子的亲信,因为不肯屈服严盛,一个个都遇难,我真恨自己没有能力救他们!”

    林律师看向严承池,眼眶泛红,眼里有着沧桑和不甘。

    严盛做的恶事,简直罄竹难书。

    可恨他们找不到严承池,遗嘱没有合法的继承人,他们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很多年,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他们只能这么一直看着严盛得意下去,谁曾想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严承立居然突然意外发生了车祸。

    严盛中年丧子,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!

    就连严氏集团,也因为严宏父子的狼子野心,将严盛逼到了节骨眼上。

    就在林律师他们以为终于要等到严盛一败涂地的那一天,突然发现,他们辛苦找了这么多年没有找到的人,居然被严盛带回了严家!

    严承池成了严盛的继承人,甚至得到了严盛的悉心培养和维护,这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林律师甚至还以为,严盛是因为严承立突然意外死亡的缘故,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罪孽,想要补偿严承池。

    严家的一切,终有一天要回到严承池的手里……

    加上当时的严承池,一直以为严盛是他的恩人,他们不能贸然出来说出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