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完了,她现在说实话,想掐死她的人又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她是继续说谎呢?还是继续说谎呢?还是继续说谎呢?

    夏长悦僵硬的站在那里,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一直稳坐在沙发上不动的林律师,在看见杨木雅走进来之后,却突然站了起来,局促的抓住自己身上有些脏乱的外套,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房间,可以让我梳洗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前面左转第一间房,就是客房,你可以先进去洗澡,衣服很快就给你送进去……”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林律师就很匆忙的往客房走了。

    那样子,像是不希望杨木雅看见他狼狈的样子一样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疑惑着,还没来得及问,就发现杨木雅已经着急的扳正了她的身体,低头盯着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给医生看过没有?多大了?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能瞒着妈呢?!”杨木雅的反应虽然没有严承池夸张,可是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短短两个小时,杨家就像是翻了天一样,全都被搜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将所有可能危及到孕妇的东西,全都搜罗了出去。

    之前颜灵住在杨家的时候,就已经扫荡过一遍了,现在换成了夏长悦,又再收拾了一遍,简直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真的要后悔死了,为什么当时不是说自己得了绝症,要说自己怀孕了?

    她现在简直是骑虎难下,就恨不得肚子里多出一个宝宝,否则她性命难保……

    “悦悦,你听妈说,怀了身孕要多吃点,你太瘦,我已经吩咐厨房熬汤了,你一会儿睡之前,记得喝一碗鸡汤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的话音刚落下,就见客房的方向,突然有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抬头看了一眼,整个人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林律师?

    一身的西装笔挺,将他原本就健硕的体魄勾勒的十分高大。

    包裹在西装裤下的双腿,踩着一双皮鞋,每一步,都透着坚实的力量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这些年东躲西藏,沧桑花白的头发,已经染成了黑色,让他看起来,比之前年轻了不止十岁!

    整个人都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,让人一眼根本就无法将他跟之前的模样联想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这个人,才更像是当年能让严老爷子视作心腹,威震一时的林大律师!

    “林律师,请坐。”杨木雅一看见林律师,也暂时先放下了别的事情,准备先谈论严老爷子留下来的遗嘱。

    “杨大小姐客气了,你喊我林华就可以。”林律师老脸微赧,坐到了杨木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杨木雅当年在商场上的名气,让许多男人都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林华虽然从事律师行业,可是因为严杨两家的交情,他对杨木雅的名号,半点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他的记忆中,杨木雅依旧是当年那个雷厉风行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早就不是杨家大小姐了,现在的杨家大小姐,是我的女儿,夏长悦。”杨木雅温婉一笑,将夏长悦拉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