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话落,根本不给严承池反对的机会,就兀自的扭头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我们答应了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茉茉的干爹!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严承池刚怒吼了一声,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,夏长悦蓦地就凑到他耳边,轻声的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,严承池的身体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头就低下来,目光死死的瞪着夏长悦的肚子。

    浑身都像是打了石膏一样,薄唇张了张,想要说什么,喉咙却干涩的发不出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没有反对,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,剩下的事情,改天再说!”夏长悦根本不给严承池说话的机会,拉着他就上了车子,吩咐司机赶紧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推开车门准备下车,严承池就蓦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,将小公主递给了身边的金特助,亲自将夏长悦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步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要下来自己走,严承池的就蓦地收紧了手臂,“不许动,免得伤到肚子里的宝宝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严承池,就算怀孕了,也不用这么紧张的,医生还会建议孕期的时候,准妈妈应该多走动,利于宝宝的健康。

    他这么紧张的准爸爸,会害得她跟着一起紧张……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根本没有怀孕呀。

    刚才是为了让他答应尚凌司的条件,才随口胡诌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谁知道,严承池居然一点都没有怀疑,就信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样子看起来,怎么像是魔怔了一样?

    她要是现在承认自己根本没有怀孕,他会不会恼羞成怒,直接掐死她?

    夏长悦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一直靠在严承池的怀里不敢动。

    一直进了客厅,看见刚被救回来,正坐在沙发上等他们的林律师,夏长悦才终于找到机会,连忙从严承池的怀里下来。

    刚要上去跟林律师打招呼,就发现严承池还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严承池居然已经将管家叫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马上就请一个妇产科的圣手,长期驻扎在杨家老宅。”

    “再请一个厨师,要专门会做孕妇营养餐的厨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卧室里的东西,先请医生检查一遍,看看是不是有对孕妇不好的物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再让夏长悦抱瀚瀚和茉茉,尤其不能让瀚瀚和茉茉扑到她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旁边,已经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,怀孕不是得了绝症,更加不是得了瘟疫。

    他怎么一副恨不得将她隔离起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缩了缩脖子,看着愣住的管家,实在忍不住想要说出实话的时候,就发现杨木雅已经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的脚伤刚好了一点,能站起来走路,就怎么也不肯再坐轮椅。

    听见严承池给管家的交代,眼睛也一下亮了,目光朝着夏长悦的肚子看过来,就激动的往里面走,走到夏长悦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真的有了?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