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!

    他居然放着唾手可得的利益不要,就要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干女儿?

    “你想都不要想!”严承池黑沉着脸,怒视着尚凌司。

    凌厉的眼神,像是要将尚凌司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我就只有这一个条件,你要是不答应,我现在就通知严盛过来接你”尚凌司不骄不躁的拿出手机,在严承池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他想得很清楚了,夏长悦他要不到,能有一个小公主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儿,也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严盛跟严承池的争斗,让他们慢慢斗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越忙,就没有空照顾小公主,他这个干爹就能名正言顺的将小公主接到他身边小住一段时间

    一想到以后他偌大的别墅里,会有一个可爱的小丫头跑来跑去,尚凌司顿时觉得日子比打打杀杀争第一有盼头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能让严承池的女儿叫他干爹,能膈应严承池一辈子,他也不算输给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?尚凌司,想让我女儿叫你干爹,下辈子吧!”严承池妖魅的脸庞变得铁青,想要上去揍尚凌司,手臂却抱着软乎乎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只能用冷戾的目光瞪他,如果眼神能杀人,尚凌司已经死千万遍了!

    尚凌司知道不好说服严承池,就将眼神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严承池怒气中,看不透这里面的好处,夏长悦应该能明白。

    他认茉茉当干女儿,对茉茉只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们现在需要林华,而林华在尚家手里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”

    “池少,成了!”就在夏长悦刚准备开口的时候,金特助蓦地匆匆赶来,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话落,就见尚家别墅里,也有人惊呼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看见尚凌司,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尚、尚先生,不好了,林华不见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尚凌司脸色一变,嚯的抬头看向面前的严承池,双眸狠狠一眯!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现在你还有什么筹码可以威胁我?”严承池单手托着茉茉软乎乎的小身子,一脸的傲娇。

    尚凌司怎么也不会想到,让他的人,能顺利找到林华被关密室的人,就是小公主。

    茉茉画的那张图,虽然像涂鸦,可是有瀚瀚的解释,他们都能看懂了。

    有了具体的位置,他们想要救人,就变得容易多了!

    尚凌司现在手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威胁他的把柄,想要当他女儿的干爹,做梦去吧!

    严承池嘴角勾起笑,亲了亲小公主粉嫩的小脸蛋,牵起夏长悦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!谁说我没有筹码?”尚凌司蓦地启唇,刚才阴沉的脸庞微微一缓,就停步走到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救出了林华,遗嘱的有效证人还差一个,如果我愿意帮你,你就可以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手上还有严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,你难道就不想拿回来吗?”尚凌司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眯,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茉茉成了我的干女儿,我手上百分之五的股份,会立即转移到她的名下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