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!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真的愿意放了林律师?”夏长悦回过神,就抬头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尚凌司单手插兜,俊美到邪气的脸庞上,透着隐晦不明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着夏长悦那张让他心动的脸庞,半响,才朝着快把自己转晕的小公主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茉茉,快叔叔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公主一听见尚凌司叫她,连忙一扭头,就朝着尚凌司跑过去,扑进尚凌司的怀里,让他将自己抱起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不知道是收买了尚凌司,还是被尚凌司收买的小公主,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真的会被小公主感化到决心做好人吗?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了林华,也可以不勉强你,不过我有另外一个条件。”尚凌司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认为,这个条件,最好让严承池来谈。”尚凌司见夏长悦一怔,又慢条斯理的补上一句,才抬手看着奢华腕表。

    “你有三分钟的时间,决定要不要叫严承池。”

    “”当然要叫!

    能不动干戈就将林律师救出来,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主要目标是严盛,只要尚凌司愿意回头,他们何必揪着过去的一点小过节不放?

    夏长悦刚才来的时候没有通知严承池,就是担心严承池听见尚凌司将小公主从幼儿园接走了,会直接暴走。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确定小公主没事,严承池也很快就会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今天能顺利从尚家接回林律师,今晚恐怕严盛就要睡不着了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接到夏长悦的电话,严承池很快就飙车过来。

    跑车丢在路边,严承池一看见自己的小公主被尚凌司抱在怀里,如雕如琢的脸庞,顿时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握紧了拳头就准备上去揍人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冷静一点,尚凌司没有伤害茉茉,他只是在陪茉茉玩。”夏长悦一见情况不对,连忙上前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需要他陪?”严承池皱眉,黑眸氤氲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尚凌司三番几次拐走小公主,真当他不敢杀了他?

    “严承池,尚凌司答应放了林律师,是因为茉茉。”夏长悦伸手抱住一看见女儿就抢就冲动的严承池,连忙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”严承池身体微微一怔,旋即,还是想也不想的走上前,将茉茉从尚凌司的怀里抱出来。

    他管尚凌司放不放人,谁敢跟他抢女儿,他就掐死谁!

    “尚凌司,人已经到了,你有什么条件,尽管说吧,我们现在就要接林律师走。”夏长悦担心严承池会冲上去揍尚凌司,死死的拽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尚凌司眸光微微一闪,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目光直视着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了林华,唯一的条件,就是让茉茉当我的干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夏长悦怎么都没有想到,尚凌司的条件,居然会是这个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尚凌司会狮子大开口的要严氏集团的股份

    可是当她女儿的干爹,根本没有任何好处,没准以后还得吃亏赔一份给女儿的嫁妆,尚凌司的脑子是被门夹了吗?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