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!

    鼻涕眼泪全都往尚凌司的衬衫上蹭,小脑袋一下就靠到了尚凌司的肩膀,伸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尚凌司身体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小公主稚嫩的话,像是一只无形的手,触摸到了他冰冷的心脏,一点点的将他强势的外衣剥离,只剩下一片柔软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软乎乎的小身子,耳边不停的回响着她刚才哭喊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第一次,有人不让他当坏人,是担心自己不能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,怎么会有这么单纯善良的小天使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你不是一直想要带着尚家超越严家在华商圈的地位?现在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严盛为了保全他的权势,已经疯了,我们就算跟严承池合作,也拿不到更好的条件了”

    助手在旁边有些着急的劝道。

    生怕尚凌司会因为一个小孩,就将整个尚氏集团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的话落,尚凌司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他,而是径直的抱着哭成小泪人的小公主进了休息室,拧了热毛巾给小公主擦脸。

    “不要坏叔叔给擦脸”茉茉别开小脸蛋,赌气的看着尚凌司,小嘴高高的撅起来,小肩膀还因为抽噎,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“好叔叔就可以擦?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公主想也不想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叔叔为了你当个好人,总行了吧?”尚凌司坐到床边,将她抱进怀里,温柔的替她擦着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眼泪鼻涕是擦干净了,只不过一双晶莹的大眼睛被泪水洗过,还是红通通的,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,就连小鼻子小嘴也是红红的。

    小小一只,可怜兮兮的坐在他怀里,也不哭不闹。

    等他擦完,才扬起小脑袋,伸出手指头,“你答应小公主要做好人,拉钩盖章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尚凌司伸到他眼前的小手指,眉心微拧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刚才说了什么来着?

    这跟手指头伸出去,这等于要放弃带着尚家走上第一家族的机会

    不对,只是一个孩子而已,哪个大人没有骗过小孩子?

    尚凌司做好心理建设,才伸手跟小公主拉钩盖章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怀里的小公主又认真的开口,“美丽叔叔,好人不可以欺负老人,你不能再打律师爷爷了,你会放了律师爷爷咩?”

    放、放了谁?!

    尚凌司浑身一震,子瞳里,裂开一抹震惊!

    他才刚决定在小公主面前做好人,就一定要给他这么大的挑战吗?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还是坏人好,他继续当坏人行不行?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老师说,大人不可以骗小孩子,不然鼻子就变成大象鼻子的!”小公主在尚凌司的怀里翻了个身,就从他怀里爬出来,站到地上,很认真的教育他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跟他讲人生的大道理,他突然觉得他二十几年的人生,白活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正打算糊弄过去,就发现小公主已经双手叉腰,鼓起腮帮子瞪他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