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少,我们的人失手了。”金特助走上前,神色凝重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严承池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一离开尚家,我们的人就潜进尚家别墅去了,可是尚凌司好像早就有所防备,我们还没有查探到关着林律师的地上,就被人发现了,匆忙之下,只能先撤离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皱着眉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还想借着尚凌司约严承池和夏长悦见面的空档,潜进尚家,只要能找到林华被关押的地方,就能想办法救人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将人救出来,至少也能问问林华,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,另外一个能证明遗嘱是真实有效的人证现在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找林律师的下落?”夏长悦反应过来,紧张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要说什么,就看见小公主突然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将手里的积木丢下来,就举起手抢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知道林律师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里,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就连刚刚收到消息,被管家推进客厅的杨木雅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小公主。

    半响,才像是意识过来,她连林华都没有见过,那么小的孩子,怎么可能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你跟哥哥玩积木,爸爸妈妈正在说正事。”夏长悦走上前,将小公主抱回瀚瀚身边,重新将她丢掉的积木递给她。

    小公主没有伸手,反而嘟起小嘴,转身就朝着严承池跑过去。

    噗通一下扑进严承池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粑粑,小公主真的知道……”茉茉攥着严承池的衣襟,晶莹的大眼睛,透着认真。

    不等严承池问她,就主动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见过律师爷爷,美丽叔叔叫他林大律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里的人,一下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更是一把抱起小公主,转身坐到沙发上,垂眸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尚凌司带着你去见林律师了?”

    茉茉乖巧的点了一下小脑袋,见大家终于相信她的话了,才开心的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欺负爷爷,我有帮律师爷爷喔,爷爷头发都白了,看见小公主还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茉茉的话一出,客厅里的人,顿时都确定她真的见过林华,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问什么,就见她又皱着小眉头嘟哝。

    “不过爷爷要欺负小公主,说要杀了小公主,又说了美丽叔叔的坏话,叔叔生气了,就把小公主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茉茉说完,软乎乎的小身子就蹭在严承池的胸口,像只小狐狸一样窝在他身上,不肯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林律师要杀茉茉?”夏长悦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,他应该只是看见茉茉跟尚凌司在一起,以为茉茉是尚凌司的女儿,想要借此威胁尚凌司放他离开,结果没有想到,茉茉是我的女儿。”严承池只稍微一想,就明白茉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现在还能记得关着律师爷爷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