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是他严承池的女儿,仅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

    “爸爸也很爱你。”严承池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正准备抱着小公主离开的时候,眼角余光瞥见尚凌司,才想起来,他刚才是准备教育小公主敌我不分来着。

    怎么被亲忘了?

    算了,他的贴心小棉袄这么爱他,算账的事情,还是留改天吧。

    “美丽猪猪,拜拜~”茉茉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在严承池的怀里一转身,小手掌在小嘴上摸了一下,就朝着尚凌司送了个飞吻……

    顿时,严承池的脸色又黑了。

    抱着她,迅速的离开了尚家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他们走了。”管家确认人已经离开,才恭敬的进来回禀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的目光暗了暗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偌大的别墅,只是少了一个孩子,仿佛一瞬间就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空洞的让人心慌,像是整个世界都被掏空了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站在沙发前,久久都没有反应,只是在回忆着,刚才茉茉离开时,给他送的那个飞吻。

    小公主只是在他的身边呆了小半天,他就开始舍不得这个孩子,倘若这是他的女儿,他一定会将整个世界都捧到她的面前……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茉茉抱进客厅,刚放到沙发上,就见小公主麻溜溜的从沙发上滑下来,朝着站在一旁的瀚瀚跑过去。

    两只小胖手捏住自己的耳垂,耷拉着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瀚瀚精致帅气的小脸蛋上,没有太多的表情,可是眼底的担忧,却明显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她面前,还没有等挨骂,就先自己认错的茉茉,小嘴张了张,想要说什么,对上严承池警告的眼神,又缓缓的闭上了。

    抬起手揉了揉小公主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下次不许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玩,要去也得叫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主记住了,小公主最爱哥哥了!”茉茉见自己没有挨骂,开心的扑到瀚瀚的怀里,力气太大,直接将瀚瀚也扑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呆滞过后,咯咯笑出声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凑到一起就开始密谋下次要一起离家出走的两小只,伸手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这两个妖孽一定不是她生的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,别让你儿子带坏我女儿!”严承池从身后抱住她,听见大小宝贝的话,勒着夏长悦的手背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记得大小宝贝以前跟着我的时候,很乖的,他们是有了爸爸之后,才开始变得无法无天,所以问题在你身上,你是不是要先反省一下自己?”

    夏长悦在他怀里转了个身,伸手拍了拍他妖魅的脸庞,傲娇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这个爸爸,当的也不怎么样嘛,要是你不能胜任这个职位,我会考虑给大小宝贝换个爸爸,反正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结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敢!”严承池手臂猛地勒到最紧,夏长悦几乎要被他勒得喘不过气,连忙求饶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正是最温馨的时候,金特助突然匆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