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美丽猪猪……”茉茉嘟哝了一声,才看见抱着她的夏长悦,伸手搂住夏长悦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是来接公主回家的咩?美丽猪猪说他会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微微一怔,扭头看向身后的尚凌司,眼神里,掠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他居然跟小公主说过这样的话?

    难怪小公主被他带走了,也不哭不闹,还在他怀里睡得这么甜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下次不可以这样了,你突然不见了,知不知道爸爸妈妈会有多担心?”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教育起怀里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瀚瀚和茉茉从小就古灵精怪,杨家的保姆根本就看不住他们两个,但是两小只也很懂事,不会乱跑,更加不会轻信陌生人。

    茉茉应该是记得上次跟尚凌司吃饭的事情,将尚凌司当成好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从监控里看见小公主是被尚凌司给带走的时候,严承池当时的表情,简直跟要吃人一样,如果不是看见茉茉是自己上车,还笑得很开心,没有受到什么惊吓伤害,严承池恐怕早就抓狂了。

    只是揍尚凌司一拳,算轻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亲亲小悦悦就不生气了。”小公主捧住夏长悦的脸,就吧唧一口,印了一个口水印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夏长悦看着她像只小狐狸卖萌讨好的样子,有气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美丽猪猪不是坏人,他对小公主可好了,他给小公主买蛋糕,还陪小公主画画,给小公主骑大马……”

    茉茉开启了话唠模式,扳着手指头,开始数尚凌司的好处。

    尚凌司原本就舍不得她走,一听见她居然在夏长悦面前夸自己,顿时挺直了腰杆,看向严承池的眼神里全是得意。

    算小丫头有良心,不枉费他这么疼她,还知道知恩图报。

    知道他在追她妈妈,所以给他助攻吗?

    这女儿要是他的,何愁追不到夏长悦……

    就连夏长悦也听懵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尚凌司故意将小公主带走,是为了让他们着急,刺激严承池。

    可怎么听起来,他对小公主还不错……

    她是知道小公主喜欢怎么画画的,严承池那张脸就没少给自己的小公主凌虐过,难不成,尚凌司也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还有骑大马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只要一想到尚凌司居然让茉茉骑到他脖子上……那画面太美,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也只有她女儿,敢做了这么吓人的事情,还拿出来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忘了你最爱的人是谁?”严承池阴沉着一张脸,走上前,朝着小公主伸出手。

    一看见她,茉茉的大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小身子想也不想的朝着他扑过去,扑进他的怀里,就伸手抱住了严承池的脖子,“小公主最爱粑粑了!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一秒钟就叛变的小狐狸!

    尚凌司:“……”她刚才不是还夸他呢?怎么不继续了?

    茉茉一扑倒严承池的怀里,就抱住他猛亲,亲得严承池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,抱着她软乎乎的小身子,嘴角不自觉勾起笑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