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怎么忘了,茉茉还是个孩子,不能让她看见自己打人的样子,免得小丫头对他的印象不好,以后万一不喜欢他这个叔叔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站在那里,顾忌着茉茉,一时没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茉茉转过身,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华,蹲到他面前,“爷爷,你痛痛咩?”

    她晶莹的大眼睛,仿佛水晶般,透着无法言喻的善良和纯净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华抬起手,擦掉了嘴角的血迹,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,护住他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对上她担心的目光,更是惊诧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尚凌司这样的人身边,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?

    “爷爷没事,谢谢你。”林华回过神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狠狠的瞪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用我当饵,我就是死,都不会让你得逞!”林华老眸眯了眯,带着一身傲骨。

    “死是最简单的事情,你真以为我会信你想死?你要是真的死了,那才是如了严盛的意,我倒是无所谓,不过你心心念念的人,恐怕是拿不回属于他的一切了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见林华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尚凌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才走上前,准备抱着小公主离开。

    林华站在那里,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尚凌司,捕捉到尚凌司眼中宠溺的光色,他眼神一变,就在尚凌司要抱起小公主的时候,抢先一步,将茉茉扯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抬起手,就掐住了茉茉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不许过来!谁要是再靠近我一步,我就掐死她!”林华放着狠话,却没有舍得真的掐茉茉,只是将手放在她的脖子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,他不忍心利用。

    可倘若不想办法离开这里,他担心,尚凌司会用他来威胁严承池。

    万一尚凌司跟严盛勾结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说得对,他还不能死,他要是死了,就没有人能揭开严盛的真面目,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!

    林华虽然不知道自己抱着的这个孩子跟尚凌司是什么关系,不过他能看得出来,尚凌司很在乎这个孩子,否则就不会一听见这个孩子的话,就对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甚至还用这么宠溺的眼神看着他怀里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对外没有结婚生子,可是豪门复杂,或许,这是他的私生女!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头发,我就将你碎尸万段!”尚凌司一见林华抓了茉茉,脸色顿时变得阴鸷,双眼都透着杀意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想起什么,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林华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表情,只是着急的想要离开,“将门口的保镖都遣走,给我准备一辆车,送我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“林华,亏你精明一生,结果却干了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,抓了一个孩子就想要威胁我,你怎么不先问问我,这是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尚凌司颀长的身影,斜靠到墙上,双手抱肩,睨了林华一眼。

    知道茉茉不会有生命危险,他嘴角的笑意,越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