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下一秒,小身子就被尚凌司给拎了起来,放到了洗手台上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替叔叔洗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说着,就将一条毛巾递到了小公主的手里。

    茉茉皱着包子的小脸,立马就笑开了。

    蹲到水龙头前,将毛巾弄湿了,才给尚凌司擦脸。

    她的力气不够,两只小手都抓着毛巾,一下一下的擦着,看见尚凌司的脸都擦红了,上面的颜料都没有擦掉,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痛痛咩?”小公主摸着他红红的脸,嘟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尚凌司邪气的勾起唇,“不痛。”

    这点痛算什么?再大的伤他都受过了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心里的念头还来不及掠过,就见茉茉突然将毛巾放下,双手捧住了他的脸,噘着嘴朝着他的脸上吹气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呼呼就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看着眼前小小一只,像个小天使的小公主,心口莫名的一震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,在一点一滴的暖和他冰冷的心脏。

    让他僵硬的站在那里,都忘了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。”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,欲言又止,好像有急事要跟尚凌司回禀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就说。”尚凌司眉心一皱,不耐烦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管家连忙解释,“看着林华的人说,他从被带回来到现在就没有吃过东西,像是在绝食。”

    “绝食?”尚凌司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严盛,没打算要林华的命,他忙着绝食做什么?

    尚凌司将小公主从洗手台上抱下来,让她先站在洗手间外面等,等他洗完脸,才抱着茉茉,就提步朝着院子后面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廊道,才抵达了关着林华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美丽猪猪,我们是去吃好吃的咩?”小公主靠在尚凌司的肩膀,一脸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去看一个人。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对上茉茉单纯的大眼睛,并没有跟她解释,他们要去看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,很快就有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保镖在门口守着,尚凌司才抱着小公主往里走。

    刚走进房间,就看见一道身影着急的朝着门口扑过来,想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尚凌司狭长的眸眼一眯,抬脚就朝着飞奔过来的人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华闪避不及,肩膀上被踢了一脚,整个人都往一边倒,直接撞到了门边的墙上,倒了下来,半响爬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绝食就是为了让我的人开门,给你逃跑的机会?你真以为出了这道门,你就能顺利的离开尚家?要不要我给你一次机会试试?”

    尚凌司眼眸变得冷戾,跟他哄着小公主的时候,完全像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浑身都透着邪气和嚣张,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“不许打架,老师说了,打架就不是乖孩子!”靠在尚凌司怀里的小公主,一看见倒在地上林华,就挣扎着从尚凌司的怀里滑了下来,朝着林华跑过去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小身子,挡在林华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不许欺负爷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