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连忙紧张的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生怕严承池会控制不住脾气,还没有开始谈判,就先将尚凌司给揍一顿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远比她想象中的冷静很多,像是根本没有将尚凌司的挑衅放进眼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想到他早上就带着金特助离开,应该有所安排,也跟着放下心,跟着他走上前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入座,服务员立时上前恭敬的询问,“两杯想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杯葡萄酒。”夏长悦主动的替严承池也点了,才抬头看向坐在他们面前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们都叫来,是愿意将林律师交给我们,我可以这么理解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尚凌司很利落的回答,一点关子都没有卖。

    “你的条件。”夏长悦也不傻,尚凌司这么大费周章的赶在他们前面,将林律师带走,不可能只是好心的帮他们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只有一个,我甚至还可以顺便将我手上属于严家的股份,都还给你们。”尚凌司薄唇微勾,端起面前红酒,轻啜了一口,将目光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像是在等着严承池开口问他是什么条件。

    可从头到尾,严承池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只是冷冷的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眼神里,透着嘲讽。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一紧,端着红酒杯的手,蓦地无声的用力。

    看来严承池已经猜到他的条件了,那他就没有卖关子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夏长悦,而且只要她,你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,我就会将林华送给严盛,交换他手上的股权,江山和美人,严承池你只能选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怎么也没有想到,尚凌司的条件,居然是她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没等她开口,严承池就已经想也不想的启唇,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严承池的语气很冷,透着不允许置喙的强势。

    之前的股东大会上,他没有答应尚凌司的交易,今天也不会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,比得上夏长悦在他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失去她,得到天下又如何?

    严承池从椅子上站起来,拉起夏长悦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不谈我,我们可以谈别的呀……”夏长悦刚要安抚严承池,就又听见尚凌司在背后冷飕飕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说过总有一天,你会成为我的女人,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将夏长悦打横一抱,就大步离开餐厅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出餐厅之前,尚凌司还慢条斯理的补了一句,“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,三天过后,我就会将人送到严家庄园,到时候,你们就算答应也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尚先生,他们真的走了。”隐匿在暗处的人,快步的走到尚凌司的身边,回禀道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的眸光暗了暗,将手中的红酒杯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酒杯炸裂,红酒染红了地毯,仿佛也映红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关系到整个严家的遗产继承权,严承池居然想也不想的就走了?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