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严家老宅的事情,也没有躲过尚凌司的眼线。

    他现在恐怕也已经知道,他们要扳倒严盛,最重要的一步,就是救回林律师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这个人,我至今弄不明白,他在想什么,似友似敌,如果他想要严氏财团的股份,那么他应该知道,跟严盛合作,严盛为了保命,势必什么都会答应他,可他从头到尾想要谈判的人,好像都是你,他在算计什么?”

    杨木雅自认为在商场阅人无数,可尚凌司是年轻一辈中,除了严承池之外,第二个让他看不透的人。

    杨木雅不禁将目光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’严承池妖魅的脸庞上,面无表情,只是身侧的手,却无声的在收紧。

    不管尚凌司要什么,这一趟,他们都必须走-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早就起来,带着金特助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,才回来接夏长悦。

    尚凌司点名,一定要见到夏长悦,夏长悦刚换完衣服,看见推门而入的严承池,下意识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白色的衬衣,搭配黑色的百褶裙,很干净利落的打扮。

    她乌黑的长发,扎成了马尾,整个人看起来,就像是刚刚踏出校园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浑身都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清纯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深,走上前,伸手搂住她的腰,低头就堵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刚要问他是不是现在出发,到嘴巴的话,又被他堵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找死?去见尚凌司你给我穿的这么漂亮?!”严承池餍足的松开她,目光落到她身上的衣服,又皱起眉,低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么普通的衣服,哪里漂亮了?

    夏长悦被吼的莫名其妙,无辜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不许穿裙子,给我换成裤子,长裤!还有,外套也要最长的,能把你整个人裹起来的那种!”严承池说着,见夏长悦愣着不动,就主动的上前,拉开衣柜给她挑衣服。

    最后直接上手,连衣服都替她换了。

    看着全身上下都裹得密不透风,尚凌司连一根手指头都看不见,才满意的将她抱起来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尚凌司约的见面点,是在一家西餐厅。

    位置距离杨家不远,像是一种刻意的挑衅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到了。”车子很快就在餐厅门口停下来,金特助下车拉开车门,恭敬的提醒。

    严承池从车子里迈出来,抬头看着眼前的餐厅,黑眸里,闪烁着一抹异光,扭头看向金特助,金特助立时会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严承池这才朝着夏长悦伸出手,牵着她下车,朝着餐厅里走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餐厅今天包场了。”服务员一看见有人来,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就听见一道嚣张的声音,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我包场宴请的贵宾,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一身红色西装,邪佞无比的斜靠在沙发椅上,挑眉朝着站在门口的夏长悦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英俊邪气的脸庞上,笑容格外的碍眼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