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的人,很快就抵达严家老宅的大门。

    跟严承池的人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!这里是严家的祖宅,我才是严家的继承人,房契在我的手里,谁给你们胆子,敢在严家的大门前阻拦我?”

    严盛一下车,立时沉下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在里面对不对?都给我闪开!谁敢拦我,马上报警,我倒要看看,严承池能怎么解释!”

    严盛话落,他身后的人,顿时底气十足上前,硬是往里闯,给他开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老爷,他们还在书库里!”管家跟在严盛的身边,听说严承池似乎是在书库里发现了什么,两个人都有些着急起来,纷纷带着人,朝着书库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没等他们走到书库门口,就看见严承池搂着夏长悦,正慢悠悠的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对上严盛,严承池的眼睛里,没有一丝惊讶,像是算准了他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来这里做什么?你居然还破坏了书库的锁,你这样算强闯民宅!”严盛吼完,目光落到金特助手上的盒子,老眸一紧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严家所有的东西,都由我来继承,你们今天休想从这里带走任何东西,来人,给我把他们拦下来!”

    严盛只要一想到,那个盒子可能是老头子留下来的,整个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,脸色狰狞的朝着身边的人吩咐。

    有他在,严承池的算盘就算打得在响,都终究会是一场空!

    “大伯似乎忘了,我也是严家的子孙,来自家的祖宅看看,不犯法吧?”严承池搂着夏长悦,听见严盛的话,似笑非笑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只是看看?那你都是告诉我,他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严盛的手,蓦地指向金特助,“严承池,就算你是严家的子孙,严家的一切也都跟你没有关系,这里的一草一木,包括一个盒子,你都别想带走!”

    那个盒子一看就像老头子留下来的遗物,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严承池带走……

    “大伯很喜欢这个盒子?”严承池从金特助的手里将盒子接过来,嘴角噙着嘲笑的笑容,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见严盛看着眼前这个盒子的目光,像是如临大敌,嘴角的笑意,越发的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伯这么喜欢,那我就送给你好了。”严承池大方的将盒子递到严盛面前。

    严盛见他这么干脆,反倒一时不敢伸手接,总觉得可能有诈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要了?不要我就带走了。”严承池收回手,搂着夏长悦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严盛怎么会看着他们离开,立时沉下声,朝着身边的管家示意,让他上去拿盒子。

    管家不敢不听,只能硬着头皮,上前将严承池手里的盒子接过来,拿到严盛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。”严盛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严承池,量他们也不敢在里面动什么手脚,就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恭敬颔首,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掀开盒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管家刚打开盒子,就蓦地尖叫了一声,将手里的盒子给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