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哪里?”夏长悦好奇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严家老宅。”严承池话落,抬头看向杨木雅,将口袋里的指纹模具拿出来,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杨木雅错愕的瞪大了眼睛

    严家老宅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严承池没有再低调,而是声势浩大的带着一群保镖,抵达了尘封很久的严家老宅。

    一排黑色的豪车整齐的停放在大门口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严承池率先从车里下来,绕到另一边,拉开车门,将夏长悦抱下来。

    刚抬起头,就正好看见后一辆车里,易海音也刚将颜灵抱出来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一起朝着严家老宅里走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杂草很多,即使枯萎了,也还是有着过膝的高度,走起路来,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易海音皱了皱眉,想也不想的将颜灵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灵儿怀着宝宝,万一摔倒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牵着夏长悦,回头看了他们,又垂眸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连忙摇手,“严承池,我没有怀孕,摔不死的,你不用抱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什么叫摔不死?

    他抱她,有这么惨烈吗,让她觉得摔不死就不用抱……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穿过院子,走到了老宅的正屋,却没有进去,而是径直的正屋前一个转弯,就走到了旁边的一幢小房子里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是严家老宅的一个书库,堆放的都是一些很老旧的书籍。

    据说这幢老宅最开始的主人,是个秀才的后代,严老爷子就是看中这里的书香气,才买下来,改建成严家的大宅。

    很多的书籍,都是有很多年头的老书。

    有贵重的,也有不值钱的。

    后来严老爷子死后,严家搬走时,严盛只挑选了那些有价值的绝版藏书带走,剩下的书籍,大部分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打理,门口的锁头上,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。

    “将锁打开。”严承池是有备而来,连锁匠都带了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就将房门上的锁给开了。

    “咿呀”老旧的房门,打开时,发出了带着年代感的声音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灰尘,让开门的人都忍不住轻咳起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拉着夏长悦,就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易海音更是早早就抱着颜灵躲到了外面,生怕她吸到一点点的灰尘。

    一直到灰尘落下来,严承池才走上前,提步进了书库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里,全是一排排的书架,很整齐,也很有规律。

    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墙壁的最后一排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林律师说的地方?”夏长悦跟在严承池的身后,轻声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微闪,径直的带着她,走到第五排书架的边缘,让两个保镖上前,将书架给移开了。

    原本有一面挨着墙的书架,一移开,立时露出了一面长条形的,跟书架宽度一致洁白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随着书架被移开,墙壁上,突然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随后,越来越大,到最后,居然露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密码箱!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