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海音黑眸一闪,垂眸盯着她还平坦的肚子,半响,才幽幽的启唇,“灵儿,我昨天刚看过书,不到三个月的宝贝,是不会踢人的。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忘了,易海音比她还紧张肚子里的小宝宝,早早就开始看起来的准爸爸手册,对孕期小宝宝的反应,比她这个妈妈还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准我们的宝宝是个像瀚瀚一样的小天才,比较好动……”颜灵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发现易海音的脸更黑了。

    猛地回过神,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们的女儿,肯定会更加机灵可爱,没准还会长得很像你,易海音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女儿像你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眼神带着一丝期待,见颜灵愣住,固执的重复,“女儿像你,我会很疼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想要生女儿,就是希望女儿能像她?

    颜灵措不及防被感动了,眼眶发红的看着眼前的易海音,伸手就抱住他健硕的腰身,蹭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不要突然这样跟我说情话,我会受不了哭成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说了什么?再给我重复一遍,我要录下来,以后等宝宝生下来,放给她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海音低头看着他怀里的颜灵,大手环住她的腰身,静静的感受着她肚子里的小宝宝。

    那专注的神态,就像是真的相信,他们的宝宝,已经会踢人了一样,在等着小家伙也能踢他一下。

    等夏长悦检查完严承池身上的伤,两个人走进客厅的时候,就看见沙发上的两个人,亲昵的抱在一起,像是一个连体婴儿。

    易海音看向严承池的眼神,还透着得意。

    像是在向严承池炫耀:看,我有老婆抱,你没有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吻我。”严承池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愣,错愕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了?家里还有客人呢,他怎么就突然发情了?

    “我脸上的伤口痛,快点吻我。”严承池伸手将她卷进怀里,就低头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僵了僵,目光落到他完美无瑕的脸庞上,多出来的那抹红痕,越看越碍眼……

    她忍不住踮起脚尖,朝着他的薄唇靠近,最后却落到他的脸色,吻上他脸上的红痕。

    她的樱唇很软,柔软的触感,让严承池像是被电到,说不出的悸动,穿透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他搂着她腰肢的手臂,蓦地收紧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就算你真的毁容了,我还是会继续爱你的。”夏长悦以为他突然让她亲,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脸受伤了,她就不爱他了,所以很认真的承诺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眉眼微动,看着她干净的双眸,哪里还顾得上跟易海音斗,低头就忍不住吻上自己的娇妻。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根本来不及反应,唇就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瞥见正被管家推进客厅的杨木雅,连忙着急的伸手推严承池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根本不知道身后谁来了,兀自将她抱得更紧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