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快,拦住他!”有人发现了准备逃跑的林律师,转身朝着他追过去。

    刚要抓到林律师,严承池一个已经箭步上前,一脚朝着对方的肚子上,狠狠的踹了一脚!

    短短十几秒的时间,动作迅速的林律师,就跑到了离开巷子的出口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出去的时候,一道邪气的身影,蓦地出现在出口的前方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一身红色的西装,狭长的桃花眼,眼角微微上挑,透着说不出的妖冶。

    亚麻色的短发,在风中猎艳,将他嚣张的身影勾勒的越发妖孽。

    看见准备逃离的林律师,他微微抬手,就将自己额前的刘海一拨,勾起唇。

    “追了这么久都没有亲眼见一见,林华,你还真是个让人头痛的对手,不过今天你不走运,还是落到了我手里,这一次,我看你还怎么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律师刚准备跟尚凌司动手,就被尚凌司一脚踢在膝盖上,枸偻的身形微微一晃,差点跪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被尚凌司反剪了双手,按到墙面上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动作很快,一气呵成,干脆利落,完全不像一个只会经商的大少爷,几个动作,就显得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“我念你是个老人,不想跟你动手,我劝你最好听话一点,也能少受点苦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掣肘住林律师,才微微抬眸看向严承池的方向。

    见严承池一个人就收拾了严盛派来的这么多保镖,眸光变得幽暗。

    仿佛是在估算,如果他们两个人动起手,他会有多大的胜算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严盛很快就要到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尚凌司身边的人上前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连严盛一起算计了,将地址透露给严盛,趁着严盛着急对付严承池的时候,借机下手,才能这么顺利的抓到林华,要是等严盛的人一到,三方的人对峙起来,估计谁都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“将他带走。”尚凌司看了一眼就快冲出包围圈的严承池,冷冷的启唇,让身边的人将林律师绑起来,就迅速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一切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严盛派来的人,将严承池团团的围在中间,却不敢再跟他动手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影,尊贵桀骜的站着,妖魅的脸庞,覆着一层薄汗,因为刚才动过手,他衬衫的纽扣开了几个,露出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额际上的短发,被汗水打湿,正在往下滴着汗液。

    他妖冶的黑眸,也仿佛被水洗过,透着黑曜石般的幽深光芒。

    如同猎豹一般,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一排黑衣人。

    眼里,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。

    反倒是他面前的黑衣人,眼睛里全是恐惧,警惕的盯着他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严盛很快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身边还跟着一个助手,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严盛刚走上前,就着急的在人群里寻找林律师的身影,扫视了一圈,发现这里只有严承池一个人,顿时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林华人呢?”严盛伸手揪住身后助手的衣领,就怒吼道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