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的手刚碰到眼前的人,就隐约觉得不对劲,下一秒,就见眼前的人,伸手摘下头上的帽子,转过身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严承池看清眼前的人居然是个女孩,立时将手收了回来,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认错人了。”严承池刚转身要走,突然想到一个女孩怎么会穿着男人的衣服坐在这里,还是跟林律师一模一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严承池很快就走到女孩的面前坐了下来,“我要找的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女孩像是半点没有意外他会这么问,但轻松的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有人花钱让我装扮成这样,坐在这里一个小时,如果有人来找我,就让我将这个信封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接过信封,很快就拆开,从里面抽出纸条。

    看清上面的地址,才站起身,提步离开咖啡厅。

    林律师是个很谨慎,而且很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他找的地点,全都是便于藏匿和逃离的地方,严承池现在拿到的地址,就是一个位于十字路汇处的商业区。

    这里靠近郊区,人原本并不多,可是如果是在商业区,来往的人潮却很热闹。

    混迹在人群中,确实很难被发现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抵达地址上的商业区,就听见空中好像有直升飞机的声音,心里微微一紧,嚯的抬起头,朝着不远处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市的郊区怎么会出现直升机?

    严承池天生的危机敏锐度,让他瞬间就察觉到不对劲,飞快的进了商场,照着信封里的线索,去找林律师约定见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有直升机!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飞来我们这边的,飞的好低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见没有,有人从上面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场里的人很多,不少人注意到外面的情况,都惊呼起来,纷纷跑到窗户的位置往外看。

    严承池眉心一拧,穿过熙攘的人群,就径直的朝着里面走。

    穿过商场,走到后面的一条巷子里,就看见了一个人影,正站在巷子的最末端,迎风而立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穿着,跟严承池之前看见的完全不一样,不过头上戴的帽子,却没有变。

    听见有人来的脚步声,那人很快就转过身,朝着出现在巷子入口的严承池看过来。

    认出眼前的人,是严承池,林律师很快就抬手,将帽子给摘了下来,露出了满头的白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他不管去哪里都戴着帽子,生怕别人会认出他。

    等了这么久,才终于等到他想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林律师眸光微闪,眼眶有些湿润,隔着一条巷子的距离,就定定的看着正朝着他走过来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时光仿佛穿梭回了很多年前,严家还是两个少爷的年代。

    眼前的严承池,跟他父亲严默的身影,缓缓的重合到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不需要多余的验证身份,林律师就能肯定,正朝着他走来的这个人,就是他等了这么多年的人!

    林律师往前一步,看着即将走到他面前的严承池,情绪激动,“池少爷,我等你很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