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护士怔了怔,连忙将碗递给杨木雅,杨木雅接过碗,就让管家扶她坐到床上,就坐在夏华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拿起汤匙,轻轻的搅了搅碗里的鸡汤,才舀起一口,吹凉了,递到夏华的唇边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,杨木雅的眼神却还是透着年轻时的倔强,只是岁月让她的身上,沉淀出了一抹温婉从容,让她更多了一丝迷人的风韵。

    夏华看着她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可对上她的眼睛,想起刚才那化在味蕾间,熟悉的味道,心神却微微的晃了晃,本能的张口,喝下了她喂的鸡汤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口,接下来就变得顺理成章很多。

    杨木雅也不着急,一口一口吹凉了喂他喝汤。

    一直到他将整碗汤都喝完,才将汤匙放到空碗里,递给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刚要让管家扶她离开,手臂就被夏华抓住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身体一僵,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……

    是她产生幻觉了吗?

    他的手能动了?

    还是这么有力气……

    夏华张了张嘴:不要以为我愿意喝你煮的汤,就会原谅你。

    夏华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让人吃惊,只是一想到他居然会因为一碗汤就对杨木雅心软,感到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内心里,仿佛有个声音在嘲讽着他,忘了当年的痛,有多痛……

    让他的心脏,像是被人一刀一刀的切割着,急切的想要找个途径发泄出去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想到,他会这么自然的伸手,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衣服下的体温,夏华的手心一震,浑身的怒气像是一瞬间被卸掉了一样,手腕突然就没有了力气,整条手臂都松了下来,自然的垂落到身侧。

    可他刚才那一下,却让病房里的几个人,久久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护士第一个反应过来,连忙转身就去找罗斯教授。

    杨木雅刚要跟上去,想起夏华刚才冲着她说的那句话,身形又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他,“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,更不需要你的原谅,该请求原谅的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强势的留下一句,就让管家扶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夏华的眉心皱了皱。

    像是在思索,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做了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,还觉得自己没有错?-

    严实集团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严盛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,处理着文件,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时间,准备等幼儿园的下课时间到了,就亲自去接他的宝贝孙子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办公室的门,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严盛眉心微蹙,浑厚的声音,响在偌大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门很快就被推开,助手朝着里面走,神色有些着急,快步的走到严盛的面前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刚刚收到消息,昨天到杨家送信的那个人,已经找到了,只不过审问过后,只说他是收了钱,替人给严承池送一封信,却不知道信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当着你们的面送进杨家的东西,都查不到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