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回忆起曾经的甜蜜,杨木雅神色变得有些落寞,听见汤滚了的声音,才猛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夫人,山药处理好了,是要现在放进去吗?”管家掀开锅盖,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将汤上面的油星撇掉,在放山药。”杨木雅微微撑着轮椅的扶手,站起来看了一眼,才吩咐道。

    等一切食材都处理好,管家看着还要温火炖上好几个小时的鸡汤,想要先推她回房间休息,杨木雅却不肯,坚持要自己守着汤,不让任何人经手。

    就连放盐这样的小事,她都坚持要自己来。

    一锅汤熬好,她大半天的时间,都耗在了厨房里。

    “你让人送过去吧,不要说是我熬的。”杨木雅看着眼前香气四溢的鸡汤,平静的吩咐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心疼的看了她一眼,想要说什么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端着鸡汤,就朝着夏华的病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杨木雅一个人推着轮椅往外走。

    夏长悦说夏华还爱着她的那句话,就像一句魔语一样,不停地在她的耳边浮现,她咬了咬唇,突然就有一股冲动,想要去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杨木雅自己推着轮椅,朝着后院的方向,慢慢的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刚抵达夏华的病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罗斯教授说你能吃流食了,这是厨房熬的鸡汤,你尝尝看,合不合你的胃口。”管家果然照着杨木雅的吩咐,一个字都没有透露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杨木雅推着轮椅靠近房门,从没有关紧的门缝里,看向靠坐在床头上的夏华。

    夏华的手脚还不能动,是护士端着汤碗在喂他喝。

    只喝了一口,夏华的脸色,就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喝到第二口的时候,他突然停了下来,皱起眉,像是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华蓦地扭头看向管家,张了张嘴,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管家一时反应不过来,不过杨木雅却是一眼就看懂了。

    他在问管家:汤到底是谁熬的?

    杨木雅眼眶忽然就有些酸涩,咬着唇,才没有让自己发出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他不是恨她吗?

    为什么二十多年了,他还是能第一时间,就喝出她熬的汤跟别人不一样?

    “夏先生,你怎么不喝了?是汤的味道你不喜欢吗?”护士见迟迟不张口,只是看着管家的夏华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杨木雅心口一紧,又抬起头,看向他。

    夏华似乎并没有听见护士的话,只是在等着管家的回答。

    管家一开始没有看懂他的话,后来也反应过来了,正为难的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说实话还是假话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杨木雅蓦地伸手推开房门,滑动着轮椅往里走,“汤是我熬的,你要是嫌弃可以不喝,把自己饿死最好,这样悦悦就是我一个人的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病房里的人,没有想到杨木雅会突然出现,都有些惊住了。

    管家第一个回神,上前替她推轮椅,一直将她推到夏华的面前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汤碗给我。”杨木雅蓦地朝着护士伸出手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