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植物人能在四五年的时间里恢复清醒,真的很幸运了,夏先生现在虽然还不能说话,但是他的意识很清醒,甚至连过去发生的事情都记得,罗斯教授说,他的身体机能在恢复,现在已经不用完全的依赖营养液,可以试着喝一些汤,吃点流食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抓着轮椅的手,指尖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强迫自己抬起头,去对上夏华的目光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会看见他憎恨的眼神,可等她真的抬起头,才发现夏华根本没有看她,而是在盯着她受伤的脚裸,眉心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,看起来像是在担心她……

    “妈,爸还爱着你,他一直爱着你……”夏长悦的话,一瞬间在脑海里浮现,杨木雅的身体突然就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再要探究夏华在想什么,就发现他已经敛起眸,让护士推着他到院子的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明显的动作,就像是在避开她,不想看见她一样。

    杨木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这样算什么还爱着她?

    爱一个人是他这种反应吗?

    他以为她想要看见他吗?他偷走他们女儿的事情,她还没有找他算账!

    要不是他现在不能说话,她不想去刺激他,以她的性格,绝对受不了夏华对着她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喊我?”管家闻讯赶来,忙不迭的走到杨木雅身边,给她身上加盖了一件厚外套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太阳,可温度还是不高,小心一点好。”管家像个长辈一样,在杨木雅的耳边提醒,杨木雅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耳边,一直回响着的,是护士刚才的那几句话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可以吃东西了……

    “家里的厨房,现在有人在用吗?”杨木雅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“没有,现在不是用餐时间,后厨的人都在休息,夫人是有什么想吃的吗,我马上叫人去准备。”管家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想要用厨房,你推我过去。”杨木雅眼神有些复杂,像是不甘,又像是埋怨自己,可就是控制不住想要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现在脚上有伤……”管家有些担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见杨木雅执意要去,只能推着她去厨房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影刚消失在院子里,院子另一头的夏华,像是感应到什么,蓦地扭头朝着银杏树下看过来,看见杨木雅已经离开,眼神变得黯淡-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杨木雅的脚受伤不能站起来,只能坐在轮椅上,让管家替她处理食材。

    “你将山药切大块一点,这样不容易熬烂在汤里。”

    “柴鸡先去皮,这样熬出来的汤不会很腻,他喜欢口味清淡的汤。”

    “红枣和枸杞不要太早放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很少下厨,但是论起熬汤,却也有自己的小心得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她当年跟夏华在一起的时候,夏华觉得学煮饭太辛苦,他舍不得她被油烟呛到,就自己抢着做了,为了不让杨木雅太失落,就怂恿她去学熬汤,说自己喜欢喝。

    后来,杨木雅真的学了一手的好汤,全是他喜欢的口味……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