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第二天,天一亮,严承池就准备带着夏长悦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行事千万小心,找不找得到人都没关系,安全重要。”杨木雅送他们走到门口,不放心的叮嘱。

    “妈,你就放心吧,我们只是去找人,又不是去拼命,你不用担心,再说了,我又不去,我只是去玫瑰庄园找灵儿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拉着杨木雅的手,笑眯眯的撒娇。

    严承池带着她不方便,她的主要作用,就是替他打掩护,让严盛的人以为他们只是去度假而已。

    杨木雅听见她的话,才稍稍的放下心,“你不去也好,帮不上忙还容易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这还是亲妈吗?

    “放心去吧,家里有我。”杨木雅看着垮下脸的夏长悦,疼爱的拍了拍她的手背,将她的手放到严承池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看着严承池牵着夏长悦离开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外面风大,我推你回房间吧?”管家走到杨木雅身边,推着她的轮椅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推我到银杏树下,我想在外面透透气。”杨木雅轻声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管家知道她的习惯,见她想要一个人清净,就主动的到厨房冲茶,将茶盏都搬到了银杏树下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天气不错,还有太阳,正适合在院子里品茶,还能顺便晒晒太阳。”管家将茶盏放到杨木雅面前,笑着道。

    见杨木雅只是安静的看着前方,管家就没有再开口打扰,而是下去忙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伸手端起了面前的热茶,轻轻的吹开热气,喝了一口,正准备放下杯子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你在病床上躺的时间太长,能出来晒晒太阳,杀杀菌,对你的恢复也会有帮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杨木雅一晃神,茶杯就从手心滑落,有些惊慌的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脚不能用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下来,转过轮椅,就看见了在她身后不到三米的位置,护士正推着同样坐在轮椅上的夏华,缓缓的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护士看见她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杨总,你今天看起来气色好多了,脚上的伤口,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好很多了。”杨木雅假装刚才掉的茶杯只是意外,又重新拿起一个空杯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刚端到面前,忽然就想起来,她这么多年一直喝的茶,就是当年卫擎斯喜欢的茶叶,含在嘴里的茶水,一时不知道该咽下去还是吐出来。

    有些尴尬的将茶杯放了下来,正准备叫管家推她回房间,管家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杨总脚上的伤有轻微的炎症,能在外面晒晒太阳对身体也会有好处,就像夏先生,他这么多年一直躺着,身体就会恢复的很慢,罗斯教授刚给他检查过,确定他已经能坐起来,就立马让我将人推出来透透气了,这样他恢复起来,也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没有察觉到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氛,又兀自的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