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的心里微微一震,冰冷的夜色里,一抹暖意在胸口化开。

    果然,生女儿就是对的。

    看他的小公主多贴心,这么小就知道给他留鸡腿了,他真是没白疼!

    严承池刚要开口,就又听见电话那头瀚瀚有些模糊的声音,“鸡腿明明是外婆让你吃,你吃不动了故意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身体一僵,嘴角的笑容,瞬间就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哦对,生女儿是对的,生儿子绝对是上辈子造孽了,这辈子来讨债的!

    他喜欢被骗怎么了?为什么要拆穿?不知道真相很伤人吗!

    刚感动的心,瞬间就碎成一瓣一瓣的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挂了电话,看着周围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手机也开始低电量警告,就先提步出了严家老宅。

    正准备离开,明天再来,突然看见一抹影子出现在墙角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严承池神经一凛,提步就追了上去!

    刚追过一个拐角,就发现看见看见的影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看着眼前的死胡同,眉心皱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看花眼了?

    可他明明看见了有人从这里进来,怎么会一眨眼就消失了?

    严承池左右看了一眼,确定这里已经没有人,才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杨家的时候,杨木雅因为脚伤不能在轮椅上坐太久,已经回房间休息,只剩下夏长悦还带着两个小宝贝在餐厅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看见他回来,小公主献宝似的,端着一个碟子就朝着他跑过来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小身子,一晃一晃的,随着她跑的动作,碟子里的东西,几次差点掉到地上,最后有惊无险的跑到了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粑粑,这是小公主给你留的,可好吃了!”

    严承池垂眸,看着碟子里的一个鸡腿,两个鸡翅,外加一大块排骨,严承池的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小公主,是把自己不想吃的肉,都留给他了吗?

    “粑粑,你辛苦了,要多吃一点肉,身体才会棒棒!”小公主见他一直不伸手接碟子,有些着急的解释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,努力的仰着,想要让严承池抱。

    严承池见她着急,连忙伸手接过碟子,就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将小公主抱稳,她就伸手搂住严承池的脖子,撅起小嘴,往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,“小公主最爱粑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对上她天真无邪的大眼睛,心里一软乎,哪里还记得自己在电话里听见了什么,抱着小公主,就走回餐桌前,将小公主留给他的肉,吃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黑眸还嘚瑟的扫了夏长悦一眼,像是在警告她:看,我女儿都比你爱我,夏长悦,你是不是该反省了?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一脸傲娇的男人,再看一眼窝在他怀里,像小狐狸一样的小公主,夏长悦伸手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她瞎了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外面有人送来的一封信,指名是要给你的,让你务必亲自打开。”管家突然从外面走进餐厅,走到严承池的身边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