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严承池蓦地启唇,眼神里,透着一抹幽深,“我之前让你去调查杨家二十四年前的事情,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回池少,当年杨家上下因为杨木雅的报复,变得人心惶惶,不少反对过卫擎斯和杨木雅的人,都因为担心杨木雅的报复,早早的脱离杨家,搬离了s市,真要找起来,恐怕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顿了顿,神色有些犹豫,“池少,其实知道当年事情真相的人里,杨家的管家明叔,应该算一个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眸光微微一紧,脑子里,像是有什么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薄唇紧抿着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金特助很快就去处理霍家的事情,照严承池的吩咐,将话传到了霍家,而后才重新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“池少,霍家说,这件事事关霍家大少爷,他们必须要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眯了眯,脸上没有丝毫诧异。

    “对了池少,你之前让我去查街道监控,已经找到你说的那个人了。”金特助绕到办公桌上的电脑前,将一个u盘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打开了拷贝在u盘里的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剪辑过的画面里,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,提着一个格子图案的行李箱,从步行街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,遮挡住了他的眼睛,只能从画面上,隐约看见他的下巴,还有露出帽子的白发。

    严承池走到电脑前,将口袋里的照片拿出来,放到监控画面里的老人旁边。

    不管是从身形,还是从面部轮廓来看,都可以确定出现在步行街的这个人,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!

    尚凌司给夏长悦的消息是真的,只不过给慢了一步!

    他现在还无法判断,尚凌司是有意的,还是无意的,不过已经很确定,人他们已经错过了。

    现在林律师已经收拾行李,换到了另外一个藏身处,等于是消失在了茫茫人海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有可能担心自己被追杀,而离开s市。

    “池少,需不需要在车站和机场安排些人?”金特助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想到这个,严盛肯定也想到了,你马上去安排,找不找得到人没有关系,但是严盛安插在车站和机场的人,一定要找出来,以防万一林律师出现,会被灭口!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紧,身侧的手,蓦地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走到一旁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脑前,只剩下严承池一个人,盯着眼前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耳边,仿佛又响起了杨木雅的猜测。

    凭林律师的躲避侦查的能力,还有他手上的钱,早就可以在当年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的时候,悄悄的离开s市,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可他一直留在s市,还躲在离严家老宅这么近的地方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,从电脑上老人的身影掠过,最后视线定在他的裤腿上,子瞳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他嚯的转过身,伸手抓过沙发上的外套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