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当她亲眼看见夏华成为植物人,躺在病床上只能依靠呼吸器生存的时候,她的心脏却像是被人狠狠的揪住了。

    当夏长悦笃定的告诉她,夏华不是那样无情无义的人时,她心里是高兴的,她甚至在想,或许当年他带着女儿离开,是有不得已的理由。

    或许是杨家逼迫他的……

    等他醒过来,只要等他醒过来,他一定会给她一个解释,甚至给她一句抱歉的忏悔。

    看她千想万想都想不到,她等到的,反而是夏华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憎恨她的眼神,就如同当年他爱着她时,那般的浓烈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这么简单的,当年肯定还发生了别的事情,爸爸肯定是误会什么了,可是他现在不愿意跟我提,像是怕我知道了之后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有些紧张的替夏华辩解。

    她的爸爸,是全天下最好的爸爸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的出来,夏华会怨恨杨木雅,跟她有关系,可是她想不明白,当年杨木雅为了生下她,连命都差点丢了,还会有什么事情,让夏华耿耿于怀?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当年不是爸爸偷了我,是外公不喜欢我,让爸爸将我抱走的?”夏长悦脑子里一道白光闪过,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你是杨家的孙女,身体里流着杨家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也是卫擎斯的女儿,身体里同样流着外公最厌恶的人的血,外公当年不是一直觉得是我爸爸的出现,才害得你们父女反目成仇,死都不同意你嫁给我爸爸吗?或许他会因为这个,连我也一起厌恶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大胆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当年夏爸爸从医院抱她离开,就不是偷!

    “妈,你再认真回想一下当年的监控,你从监控里看见我爸爸将我从保温箱里抱走的时候,眼神有闪躲,或者是心虚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当时医院值班的工作人员呢?杨家大小姐的女儿,以杨家当时的地位,至少应该会在病房,有专人照顾,难道我爸爸进去的时候,就没有医生护士看见吗?为什么他能不惊动任何人,就无声无息的将我从医院带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被夏长悦问得一愣。

    这样的可能性,她当时也有过,只是很快就被自己否决掉了。

    如果夏华当年不是只要女儿不要她,就算杨家逼他将自己的女儿抱走,他也可以跟她联系,而不是带着刚出生的女儿,就改名换姓,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“悦悦,我一直知道你爸爸不是普通人,你可能不知道,他虽然看起来温润儒雅,可是真的动起手,杨家十个保镖都打不过他,他要偷偷将你带出医院,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,加上当时根本没有人料想到,他会到医院偷孩子,毫无防备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笑容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杨作当年一直轻视了卫擎斯,这个男人胸中的谋略,不同寻常人。

    给他时间和机会,他必定能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