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还来不及跑开,人就被严承池揪住后衣领,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只小鸡一样,在半空中扑腾,又挣脱不开,只能认怂开始讨好严承池。

    哄了半天,严承池才满意的将她放下来,下一秒,又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每天都必须想我,天天见也得想。”严承池霸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都看见了还想什么?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,现在夏长悦根本不敢说,只能靠在严承池怀里,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半响,才弱弱的问,“那我爸妈的事情,你会替我查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表现。”某人不悦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气的男人!

    夏长悦正犹豫着要怎么说服严承池,就见管家匆匆的朝着他们走过来,一脸的急色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夫人自从跟夏先生争执过后,就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,没有出来,也不吃不喝不让任何人打扰,属下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还请大小姐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怔了怔,连忙抬起头看向抱着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一起去看看。”严承池牵着她的手,就带着她往杨木雅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杨木雅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已经一整天了,既不愿意出来,也不肯让人进去,管家几次担心的想要给她送吃的,杨木雅都说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“妈,我跟严承池来看你了,我们能进去吗?”夏长悦站在门口,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听见杨木雅的回答,有些担心的重新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“妈,严承池今天通知了霍家,霍家的人一听说严盛要将私生子接回严家当继承人,冲到严氏集团就将严盛揍了一顿,都把严盛揍到医院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眼前的房门,蓦地打开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穿着一件复古式的旗袍,端庄淑雅,情绪冷静的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虽然坐在轮椅上,气质却半点都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妈,你没事就好……”夏长悦愣了愣,才伸手抱住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什么,觉得妈妈在自虐,还是担心我会想不开?”杨木雅抬头轻轻的拨开了夏长悦脸颊旁的发丝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三言两语就会被刺激的生无可恋,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熬得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被问得微微一怔,回过神,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抱紧了杨木雅。

    换作其他人说了什么,她当然不会怀疑杨木雅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可现在跟她吵架的人,是夏华,是她爱了一辈子,恨了一辈子,找了一辈子的男人。

    夏长悦是真的担心她会因为夏华的话,心里不舒服,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难过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们都进来坐吧,跟我说说刚才提到的事情,严盛被霍家的人打了?”杨木雅松开夏长悦,让她推着自己往房间里走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严承池跟在他们母女后面,并不急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我让管家送些点心上来,边吃边聊吧?”夏长悦说完,不等杨木雅反对,就连忙喊管家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