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我顾忌悦悦就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,你当年偷走我的女儿,让我们母女分别了这么多年,这笔账我还没有找你算,你凭什么说我没有资格当悦悦的妈妈?她一出生就被你抱走了,你给过我照顾她一天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杨木雅义愤填膺的吼出来,反而将夏华给吼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拧起眉,刚毅的脸庞上,血色有些发白,阴沉的目光,只是定定的看着杨木雅,光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出话了?还是你想否认,当初进到医院偷走悦悦的人不是你?卫擎斯,你以为你换了个名字,过去的一切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?你欠我的,我会记一辈子!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完,就让管家推着她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夏华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目光落到她受伤的脚上,眼神微微闪烁,眼底一抹心疼飞快的掠过,很快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杨木雅生气了。

    杨家上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杨木雅虽然对谁都冷冷淡淡,但却从来没有这样动怒过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第二天刚醒,就听说了前一天的事情,顾不上多问,就连忙朝着病房跑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病房,就见里面真的只有护士一个人在照顾夏华,不见杨木雅的影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才提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来了。”护士看见夏长悦,习惯性的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一下头,等护士记录完数据离开,才走上前,坐到夏华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爸,你跟妈吵架了?”夏长悦一坐下来,就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照顾她长大的妈妈性情温和,人也特别温柔,她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吵架的样子,对夏长悦而言,做爸爸妈妈之间的缓和剂,也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,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委婉着来。

    夏华说不了话,微微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一直没有问,当年你和妈妈为什么会分开,真的是因为杨家反对你们在一起吗?”夏长悦见夏华不愿意提杨木雅,换了个方式问。

    闻言,夏华的眼神变得幽暗,眼底闪过了一抹冷戾,随后,看见陪在他身边的夏长悦,目光又变得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夏华: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    父女连心,夏华说的话,哪怕没有声音,夏长悦还是看懂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懂,既然夏华可以放下过去的事情,为什么还会跟杨木雅吵架?

    “爸,你当初真的是因为迫于杨家的压力,选择放弃了妈,所以才会偷偷到医院偷孩子吗?妈说她看过当时的监控,是你从医院将我抱走的,这么多年,她一直孤苦伶仃的一个人,在找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夏华的情绪忽然就变得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他放在身侧的手,无声的握成了拳头,用力的捏紧。

    夏华:那是她的报应!

    “爸,当年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?你告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