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开口,“妈,我要陪严承池想对付严盛的办法,爸就交给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夏长悦根本不给杨木雅说话的机会,拉着严承池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跑到房门口,才松了一口气,“也不知道我妈会不会发现,我是故意让她去照顾爸爸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人一错过就是一辈子,有些人却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她希望杨木雅可以解开自己的心结。

    “她会明白你的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低头吻上夏长悦的唇,双手抓住她的肩膀,就将她带进了房间,关上门!-

    客厅里,杨木雅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,眉心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半响,才叫来管家,推着她去后院的病房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正好撞上了正从病房里往外走的护士,看见杨木雅,年轻的女护士连忙恭敬的俯身问候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吗?”杨木雅眸光微闪,按捺着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已经醒了,只是他现在发不出声音,刚才似乎说了什么,我看不懂他的唇语,正准备去通知你和夏小姐。”护士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不用通知夏小姐了,我进去陪他就行。”杨木雅话落,管家就推着她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整洁的病房里,只有夏华一个人躺在病床上,他醒了,眼睛是睁开的,却有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知道有人进来,想要扭头,却连移动一下脖子,都有些吃力,只能等管家将杨木雅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见是我,不是悦悦,你很失望?”杨木雅休息了一下,整个人的气色比之前好了很多,身上凌乱的衣服也换掉了,现在的她看起来,又像杨家高高在上、威震商场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捕捉到夏华眼里掠过的一丝诧异,她忍不住的自嘲。

    夏华张了张嘴,明知道发不出声音,还是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旁边的管家看得一头雾水,杨木雅却一眼就看懂了,眸光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:悦悦是我一个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女儿也是我的,她是我生的,你凭什么将她从我身边偷走,凭什么放弃了我们的爱情,放弃了我,还要偷走我的女儿?你一个人的女儿,那我这个亲生母亲算什么?!”

    杨木雅像是被刺激到了,双手握着拳头,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寻找和等待,不仅是因为不甘心,而是因为她始终觉得,她爱的男人不会这么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所以她恨她怨,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寻找。

    可如今,夏华从夏长悦口中得知这些年发生的事情,对她不仅没有一丝愧疚,反而跟她说出这么一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想要阻止她认女儿吗?

    杨木雅积攒了二十四年的怨气,一瞬间就膨胀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恨不得亲手杀了他!

    夏华张了张嘴,又说了什么,这一次,杨木雅直接挥手打翻了桌子上的花瓶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插着康乃馨的花瓶,坠落到地上,摔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说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